敝帚自珍 五千年

主题:【原创】写在新一届政府组成之后(人事) -- 神仙驴

共:💬56 🌺97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写在新一届政府组成之后(人事)

台海争端一来,这里更没太多人关注了。

本届两会落下帷幕,新政府又将扬帆远航(打住,又要走党报路线了。)本届政府的高层领导,虽然之前多有风声提前走漏,现在水落石出,却还仍有的一说。

本届政府,仍维持了四副五委的格局。总理以下,国务院领导共有9位(以下不特别说明均指国务院副总理及国务委员)。比较一下历史,文革后首届政府(第五届)有13位副总理,几经更换后,到1980年9月时有15位。

1982年5月,始设立国务委员。这次国务院机构大调整,共产生2位副总理和10位国务委员,之前一年则特任命钱之光等4人为国务院顾问,共计16位国务院领导。这奠定了其后国务院高层安排的基本走向。

次年1983年六届人大,设国务院副总理4人,国务委员10人。

1985年,是中央进行大规模人事调整、促进新陈代谢的关键一年。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退下了大批老领导,与此同时新选举产生了中央年轻领导。但政府人事相对稳定,只是在次年新任命了副总理乔石和国务委员宋健。

十三大后,李鹏接替已正式出任中央总书记的赵紫阳,任国务院代总理。1988年,第七届政府只设了3名副总理和9名国务委员。到1991年,国务委员邹家华和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朱镕基升副总理,钱其琛升国务委员,国务院领导数达到14名。

1993年八届政府再度压缩,副总理恢复到4人,国务委员为8人。届内增补了两名副总理。

1998年朱镕基任总理,国务院机构大改革,始最终形成4名副总理、5名国务委员的局面,并保持至今。迄今是第三届。

这种4副5委的格局,基本上是,副总理包含一名政治局常委和三名政治局委员,国防、政法工作交由国务委员,一名国务委员兼任国务院秘书长。随着政治局中少了专业外交人士,外事工作的国务院分管领导也就由钱其琛时的副总理变为国务委员。其他则要因人而异。

由于国务院领导职数减少,除去国防部外,过去那种国务院领导兼任组成部委领导的情况已不多见。在此之前,计委、外交部、科委、民委、计生委等部长主任由国务委员兼任的情况是不少的。这两届来,只有公安部以及短时期的卫生部,有过同样待遇。

四位副总理中,依然是政治局常委列在第一位,上届国务院领导位置前移,新任副总理以资格深浅排序,因而是李克强、回良玉、张德江、王岐山的顺序。五位国务委员分别主管外交、国防、政法、文教事务和兼任国务院秘书长。这点与上届政府没有不同。国务委员中有政治局委员身份的刘延东列第一。因梁光烈之前即已是中央军委委员,作为军队领导人地位几乎可比党和国家领导人,因此排第二。其余三人资历相仿,戴秉国还是外交部副部长身份(尽管他成为正部级的时间更早),可能因此列到最后。而马凯可能因兼任列于部委首位的国务院秘书长职务,名次就在孟建柱之前了。

综合比较以往政府高层,最近两届政府最显著的特点是,除了专业性极强的外交、国防等部门外,国务院高层领导产自地方特别是发达省市的比重加大。十届政府中,4名副总理中有黄菊、回良玉来自上海、江苏。本届政府里,则是4名副总理全部从地方上直接获得任命,他们是:李克强(河南、辽宁)、回良玉(安徽、江苏)、张德江(吉林、浙江、广东)、王岐山(海南、北京)。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四名副总理全都在两个以上的不同省市担任过党政一把手。温总这次记者招待会,介绍张德江、王岐山两位是“地方大员”,其实何止他俩,所有副总理都是货真价实的地方大员。由地方大员直接出任副总理的比例,六届政府只有万里一个;七届有王芳、李贵鲜、陈希同和后期的朱镕基,当时国务院领导数是14个;八届时有朱镕基、李贵鲜、司马义艾买提和后期的吴邦国、姜春云有地方党政一把手经历,国务院领导数仍是14个;九届是4副5委,但当过党政一把手的,只有留任的吴邦国和司马义2个。如只考虑副总理情况,上述比例更低,六届1/4,七届0个、后期1/5,八届1/4、后期3/6,九届1/4,十届2/4,十一届则是4/4。

本届的国务院中,刘延东替代吴仪、陈至立,成为政府高层的女性代表。看人民网报道,历数了三位新中国女副总理吴桂贤、陈慕华和吴仪。不过,吴、陈时期没有国务委员的设置,吴、陈所担任的国务委员副总理职务,其实相当于现在的国务委员。这点,更可以从陈慕华在设立国务委员后、由副总理改任国务委员上看出来。

应该说,政府高层中的女性代表,除上述三位外,还有在陈慕华和吴仪之间担任过国务委员的彭珮云、上届政府的陈至立以及此次出任国务委员的刘延东。因此,政府高层的女性代表,至今应是共有吴桂贤、陈慕华、彭珮云、吴仪、陈至立、刘延东六位才对。几位女高官中,陈慕华、吴仪分管外经贸,彭珮云分管计生委,陈至立分管教科文体,刘延东的分工应与陈至立近似。

历届政府高层中的少数民族代表,有蒙古族乌兰夫、回族杨静仁、维吾尔族司马义•艾买提、回族回良玉四位。现在回良玉连任副总理外,又有土家族戴秉国出任国务委员。历来少数民族副总理或国务委员在政府中分管民族宗教问题。回良玉与前三位不同的是,他并非纯粹以民族身份获得晋升,分管内容扩展到农业、农村、水利等方面。戴秉国在新一届政府中分管外交是毋庸置疑的,但民族问题是否也可能成为其分管对象、回良玉可以集中精力抓农村工作,就不得而知了。最近新政府将召开第一次常务会议和全体会议,会对内阁成员的分工将做出明确部署。

普通部长一般也会有一位来自少数民族,特别是分管民族事务的国家民委主任,杨静仁(回)、司马义艾买提(维)、李德洙(鲜)分别担任过该职。八、九届政府里还有民政部部长多吉才让(藏)和水利部部长钮茂生(满)是少数民族。如果杨晶不出任国家民委主任,则十一届政府将是近来首个没有有少数民族身份的普通部长的内阁。杨晶在此职安度5年后,乌云其木格高龄退休,他便可接其人大副委员长职务,高升进入国家领导人行列。

文革之后,国务院秘书长首次由国务院领导兼任,是1983年的六届政府。此次兼任秘书长的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此后,除七届政府刚成立陈俊生即因病不再兼任秘书长、而改由罗干担任之外,其他几届政府,都由国务委员兼任国务院秘书长。在十七大之前,我的猜测是马凯或李荣融担任这个职务。通常这个位置上的人都是总理的得意之选,比如赵紫阳时期的田纪云、陈俊生,李鹏时期的罗干,朱镕基时期的王忠禹等。温家宝第一任期内,秘书长华建敏也是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老同事。基本上,还是经济方面出身的居多。

国务院组成部委的首长已经决定产生。与前任政府比较,也谈以下几点看法。

政府的部长,不要求能做满一届任期,但要求你至少能做满两年。因此,换届时年过63岁的部长是不会被提名了。(相比而言,可以由国务院任命的直属机构负责人换届时不到65岁就可以。比如64岁的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刚刚又被任命为局党组书记。)这届政府的部长中,不算有国家领导人身份的国防部部长梁光烈,年龄最大的是刚刚63岁的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和民政部部长李学举。相比较下,上届政府成立时,1940年的部长就有徐冠华、张福森、郑斯林、田凤山、张文康等5人,年满60岁的部长更多。而本届政府显然更加年轻化。

上届国务院组成部委首长(包括届内任命的部长主任)去向是:

十届人大一次会议任命的连任部长:教育部周济、民政部李学举、铁道部刘志军、央行周小川

届内任命的连任部长:外交部杨洁篪、科技部万钢、公安部孟建柱、国家安全部耿惠昌、监察部马馼、司法部吴爱英、财政部谢旭人、国土部徐绍史、交通部李盛霖、水利部陈雷、农业部孙政才、商务部陈德铭、卫生部陈竺

全退:卫生部吴仪、国防部曹刚川

退到二线:外交部李肇星、科技部徐冠华、民委李德洙、国家安全部许永跃、司法部张福森、人事部张柏林、劳动部郑斯林、国土部孙文盛、建设部汪光焘、水利部汪恕诚、计生委张维庆、卫生部张文康

升任党和国家领导人:公安部周永康(升政治局常委)、商务部薄熙来、发改委马凯、农业部杜青林、文化部孙家正、审计署李金华

改任地方领导人:国防科工委张云川、交通部张春贤、农业部杜青林

任同一部门其他领导职务:国防科工委张庆伟、信产部王旭东

其他安排:劳动部田成平、财政部金人庆

违反法纪撤职:国土部田凤山

任内病逝:商务部吕福源、监察部李至伦

杜青林从农业部先调到四川,再进中央后成为全国政协副主席,所以让他占了两栏。

这里对原劳动部部长田成平,我只好用不知去向来形容。因为他在正部长职务上熬够了15年,按规定是不该继续留在一线了。与他情况相仿的孙家正、杜青林、李克强等都已晋身高层,再不济如李肇星等,也可再任一届全国人大或全国政协常委。但田成平没有进入人大或政协名单,白白当选了一届中共中央委员,真不知该去哪个党务部门才好。

除了外交部、发改委这样的大部委外,其他部委领导人上升机会一般都不大。不少部委领导人下到地方完备履历,为将来再谋高就创造条件。

这次新任命的27个部门领导中,一年内才走马上任的多达20位。不知道下届政府成立时,又会有多少留任。

本届政府开始了大部制改革的进程,很可能在届内会有部分部委的设并撤动作。比如,在李盛霖将退休之际,铁道部与交通部的合并重设的目的是否可以达到?这就很难有准确的估计。

简单预测一下各部长走向。由于年龄限制,应会在届内离任的,有发改委张平、民政部李学举、教育部周济、工业部李毅中和交通部李盛霖。不过张平也或许可以象李肇星一样超期服役。由于任期限制,下届政府内不会再担任原职的,有铁道部刘志军、央行周小川。其他到达正部级退休年龄的,还有监察部马馼、财政部谢旭人等。但马、谢两人都有可能晋升党和国家领导人。国防部梁光烈将彻底退休。已有国家领导人身份的孟建柱应会继续担任国家领导人职务,但未必会兼任公安部部长。两位党外人士,万钢或许不再兼科技部部长,而陈竺还有条件留任,虽然他早晚会是国家领导人。少数民族代表杨晶将会接替乌云其木格担任下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公布了部委首长后,各部委的重新运作组合才算开始。比如外交部,在其网页领导名单里,已经悄悄不见前副部长戴秉国的名字。更多其他变动,应在近日作出。

由于部委职数减少,又有一些部委系由几个部门合并而成,领导的分流安排将成关键。部党组书记别于部长另外单设,或是解决办法之一。比如工业和信息化部设立后,有消息说原信息产业部部长王旭东将出任新部的党组书记、副部长。类似情况,还有未作大部调整的国家民委、文化部。特别是外媒一阵传闻于幼军出事,还是由新部长蔡武一句他还继续担任党组书记副部长化解。除此之外,当然由党外人士出任部长的科技部、卫生部是这样安排,其他部门是否也有如此安排的打算,就难说了。

具体到各个部门副职的去留,涉及人数太多,就难以分情况一一讨论。但那些当选全国人大常委的正副部长,势必不能再在政府、审判、检察系统担任公职。有代表性的,比如说已当选人大常委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白景富、教育部副部长吴启迪、农业部常务副部长尹成杰、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姜兴长等,他们的免职决定或已作出,而质检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李传卿则已经被免去总局职务。而当选全国政协常委的部长、副部长,以及部分当选政协委员的届龄副部长,则离开政府系统的可能性虽然很大,却没有法规约束,也未必需要即刻辞去部长职务。这部分国家外国专家局局长季允石、三峡办主任汪啸风、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王金祥、国家民委副主任杨健强、体育总局副局长胡家燕、港澳办常务副主任陈佐洱、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朱孝清、中央电视台台长赵化勇、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李冰等,以及当选政协委员的国务院参事室主任崔占福、商务部副部长魏建国、马秀红等。话虽这么说,他们近期卸职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此外还有一些当选人大或政协常委的其他高龄官员,象全国供销合作社副主任周声涛等,也该卸职了。

其他分析,待有更新结果时作出。更早看法,可参看老的内阁变动帖。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