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为什么要润,回忆我这幻灭的2022 -- hansens
共:💬431 🌺5063 🌵36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为什么要润,回忆我这幻灭的2022 -- 有补充

前两天发了一个贴,被很多批评,本来不想说一些很个人的事情,但是既然你们都说我根本没有微观,那我就回忆一下这幻灭的一年。

=========================================

团聚:2022年的春节,2年不能带孩子出北京了。还好父母能来。过了一个全家团聚的春节。春节里面带小朋友去了欢乐谷,带老人去了地坛。一切看起来还不错。但这只是开始。

裁员:过了春节没到一个月,主题是裁员。我的任务是裁掉整个部门,再裁掉自己。和兄弟们喝了几次酒,互道珍重,然后就相忘于江湖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休息:想一想自己也不间断的工作了20年了,是时候给自己一些休息的时间了。手上也有些积蓄不至于手停口停,那就休息一段时间吧。

物业风波:物业去年搞了个大事,借着小区电梯要维修从政府给搞了个许可,大修了十来部电梯,花费了500多万,用比新电梯贵的价格,只是换了一些部件,这些钱从业主预缴的大修基金中扣除。这已经引起了普遍的不满。 第二件事是小区内有一个会所性质的公共建筑,之前做了一段时间社区活动场地,之后就闲置了多年。, 结果出来一个企业,说是已经取得合法授权,要把这个建筑改成一个公寓,隔成300多间用于出租。

志愿者:两件事情引起了普遍的不满,开始有人组织维权活动。这是个中科院一路之隔的小区,入住的时候统计70%以上是大学学历,博士、研究员比比皆是。还记得小朋友上附近的小学,开学第一课是一个学生的院士爷爷来做的讲座。 在这个小区住了十几年,朋友不少感情颇深,正好闲暇,那就为社区做一些事情吧。 开始做一些摇旗呐喊的工作。

冲突焦点:街道组织了两次座谈会,关于第二个问题的答复意见是根据2021年的《关于进一步推进非居住建筑改建宿舍型租赁住房有关工作的通知》,商业用房转为出租房是合法的。 但是居民的意见是,十几年前的配套公建怎么就变成了商业用房,然后正好赶在这个这个通知出来的时候被某个公司收购,要改建成宿舍,并且未征求居民意见。关于第一个电梯问题的答复很简单,没有业委会的情况下,政府可以直接审批通过大修项目。

问题的焦点来到了第二个层次,没有业委会无法维护自身权益。

筹委会:没有业委会就组织业委会,志愿者小组开始筹建业委会。筹建业委会需要相当复杂的程序,发起程序需要收集20%业主在房产证复印件上签字方可启动。这点我们轻松做到了。业委会筹委会成立

然后是第二轮,业委会筹委会开始就程序性问题和社区展开讨论, 虽然业委会是群众自治机构,但是没有社区的同意寸步难行,不过也没关系,我们按程序来,很快来到了第一个程序性问题, 小区内有两家公司,一家占据了不少地下车位,一家就是占据小区共建由于转为了商品房也可能有投票权,并且面积较大。这就为后续投票增加了不确定性。

上访:小区公建为什么转成了商品房成为了一个关键问题。处于对这个操作的合法性的疑问,经过规划委、建委的多次信息公开申请未果后,我在一个10人的核心志愿者维修群中提出近期到市规委上访。

第二天上午,两个警察来我家把我带走了,来的警察说的很随和,简单的提到了近期小区的一些问题,说是要去做一个调查,让我跟他们走。 到了派出所我被直接扔到了审讯室,这时候我才明白和我在台基厂3号见过的处长局长们不一样,体制小小的露出了他的獠牙。

一开始,一个老警察严厉的指出集体上访是违法行为,领头的是煽动罪要坐牢,子女政审过不了以后只能打工,然后收走了我的手机要我逐条解释我在10人群内的发言。最后要写悔过书和保证书算是从轻发落。我只记得那时候我的身体一直在微微的颤抖。

不知道过了多久,做完了笔录,按了手印,我走出双层的铁门到大厅。大厅围了十几个小区来的老头老太,我的爱人也在其中, 警车路上我感到不安给她发了个微信。 我被一群老头老太太捞了出来,我躲在他们身后,握着爱人的手,强忍着泪水。同一天晚上12点。我在西城的老破小房子也被警察上门。租客震惊的给我打来电话。我平淡的说。已经去过派出所 签了保证书。电话里 警察耐心的嘱咐要遵纪守法。两地动手估计是双保险怕抓不到人。不过显然信息化还做的不够好。

两个租房的小姑娘很快就退租了。大概认为被警察找上门的一定是坏人吧。

同时还有一个发言积极的志愿者也被带走调查,不过所幸几小时就出来了,经历了什么我没问大概差不多吧。

律师和捐款: 我们打算找个律师,所以想到了募捐律师费,一天时间收到了几万元的捐款。当晚,一个体制内的邻居警告我们,收这种捐款的会被认为是非法集资,组织者有极大概率被抓,这是有很多案例的。 当晚组织者一个个退款。

业委会: 业委会成立需要66%以上的业主投票,并且投票业主占有的总面积也要超过66%。总投票总的赞成票的比例也要超过66%。社区要求,不能拉横幅,不能组织聚集活动,不提供业主联系方式。没关系,我们有志愿者,全义务劳动我们坚持下来。我们动员了30多个志愿者,一户户敲门,互相介绍联系,按单元组织了微信群,建立了两级动员体系。

中间我们经历了陌生电话的人身威胁。不允许聚集 不允许挂横幅、搞活动, 积极者锁眼被堵,有志愿者被陌生人殴打,业委会受贿的遥言漫天飞。

最后,我们做到了,投票率完全达标,我以97%的票数名列第一,我辞让了业委会主任,当了个业委会委员。因为派出所事件以后不久,我和爱人就商量好了,我们开始复习雅思报学校,我们想走了。

业委会续:业委会成立后。在街道召开的指导会被反复强调 不允许换物业。然后找了律师给我们讲法。总结一下就是业委会没有任何权力,任何重要事项都需要全体业主66%投票通过。我们和律师认真的研究了了民法典和《北京市物业管理条例》结论就是你什么权力也没有。

经过这一番波折, 物业公司做了一些改善, 楼道有了人打扫,花草重新补种。业委会成员有几个是体制内的,他们也不想继续斗下去了。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平静祥和。但是有一个人回不去了。

生病:开完会 我病倒了 在北医三院住了一周。因为疫情无人陪护。

金秋盛会:金秋盛会的时候,我爱人的学签下来了,她放弃中字头的工作,去读一个硕士。在多伦多姨妈也给我们极大的支持,邀请我们住在她家,一个叫Markham 的小镇,并帮小孩申请当地的公立学校。顺利的话明年1月 爱人带孩子就都可以去读书了。 我处理完国内资产也要过去了,西城的老破小已经挂牌售卖,现在价格不好不过无所谓了。手上的现金已经按配额换成加元汇出,现在汇率不好不过无所谓了。

大概是我不配有尊严的生活在这个国家吧。 我不能指望下次再有什么事的时候会有一帮老头老太把我捞出来。我不能保证我的每一次发言都经得起警察审查。

亲爱的祖国。我要走了。亲朋好友们。要再见了。

这就是我幻灭的2022

通宝推:辣椒,偶卖糕的,崂山一道士,领班军机,风会,敲门,纳米小洞儿,破奴冠军,笑看风雨,篷舟,kaywell,一行,愚弟,flycloud,lxjian2008,冻雨,脑袋,巴博萨船长,真理,三笑,再闻鸡起舞,llama,大道至简,慧诚,陈王奋起,胡辣汤,马大善人,muiaao,愣头兔,山狼,李根,审度,六铢衣,宏寺,颟顸,nevermind,灶王爷,张燕,流江河,漂漂2号,唐家山,黄序,一着,pyrefir,fumachu,达雅,方平,树上的牛,东方白,大井故事,西安笨老虎,俺本懒人,假日归客,方恨少,外俗内正,宁静致远,脊梁硬,菜根谭,贼不走空,不远攸高,麦喀士,匿名:1
主题:4808344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1)
家园 明年大概率有开放工签 -- 补充帖

20年工作经历,10年程序员,10年项目主管。

最后 求一个加拿大能办雇主担保的工作。洗碗可以。付钱也可以。

帖:4808345 480834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