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敝帚自珍)

主题:从阿塞拜疆拿下纳卡谈谈国内的问题 -- 拜吨

共:💬274 🌺2367 🌵184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家园 从阿塞拜疆拿下纳卡谈谈国内的问题

最近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新闻,在国内没有得到很大的关注,那就是:阿塞拜疆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拿下了与亚美尼亚争议的纳卡地区。

与俄乌战争的旷日持久相比,此次纳卡战争只持续了一两天,便以亚美尼亚的服软而告终,但它客观上却是改变了领土所属的大事件,有不小的标志性意义。

不过本文并不打算讨论这场战争,而是想借机,从另一个角度,来谈谈国内和华人的政治认知。

-

亚美尼亚现任领导人是总理尼科尔·帕希尼扬,此人于18年5月当选亚美尼亚总理,然后在短短的5年时间里,就通过两次纳卡战争,将纳卡地区拱手送给了阿塞拜疆。

阿塞拜疆现任总统是阿利耶夫,前任也叫阿利耶夫,是的,他们是父子关系。自苏联解体后不久,老阿利耶夫就于93年开始执政,直到2003年逝世前,助其子成为总统,直至今日。现任总统阿利耶夫曾任阿国家石油公司副总裁,以及阿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阿国民议会常驻欧委会议会代表团团长等职位,之后被其父亲任命为总理,并很快赢得大选成为总统。2018年,阿利耶夫第四次当选阿塞拜疆总统。

值得注意的是,媒体普遍报道阿利耶夫家族攫取了阿国家的大量财富,所以阿利耶夫是典型的“腐败独裁者”。

但与此同时,地处外高加索,被俄罗斯、伊朗、土耳其三个有地缘政治野心的区域大国包围,阿塞拜疆还能火中取栗,甚至可以说是兵不血刃地扩大领土,这毫无疑问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这证明了阿利耶夫不仅比亚美尼亚的亲美总理更有手腕,甚至可以说在世界范围内,都是非常杰出的领导人(大家看看马克龙、朔尔茨、苏纳克之流)。

-

那么这件事对我们有什么启发呢?

首先,这充分体现了本人一贯的观点:对于身居高位的人来说,能力远比人品重要。人品应该是一个“准入门槛”,而不是考评标准。因为人性总是经不起考验,尤其是在我们这种七大姑八大姨的社会里,你什么事都按照“规矩”做,难度会成倍提高。所以只要这人在人品上达到了一定的标准,就应该以能力为主去选人用人。

中美作为两个大国,其国民其实都有各自一套脱离实际的政治认知。

美国人喜欢那些满口意识形态、普世价值的政客,而中国人喜欢把人品和道德当成是官员最重要的品质,殊不知美国当年的崛起,靠的是一群务实主义者,而中国的崛起,靠的是一堆务实的领导人和一大堆不那么守规矩的生意人。

这里希望大家不要过于极端地把我的观点扭曲成“为腐败分子翻案”,但请大家想一想,一个刘跨越指挥发展起来的高铁,给我们国家增加了多少经济利益和筹码?我们当然希望官员们能清廉一些,但现实毕竟不能总遂人愿,客观说我们还是更希望多高铁这张牌,对不对?

-

另一方面,大家可以想一想,我们国家的这一代领导有多么的幸运,并且好好想一想,这种温室的环境,是不是让我们变得腐朽了?

前面已经提到过,阿塞拜疆被三个区域大国所包围。他的两个外高加索小国邻居,一个是格鲁吉亚,其颜色革命上台的领导人萨卡什维利,一度出于令人无法理解的原因,去招惹了俄罗斯,最终被俄罗斯切走了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另一个是亚美尼亚,正被阿塞拜疆切走纳卡。

再看看旁边的大国俄罗斯,正在为切乌克兰的领土而展开旷日持久的军事行动。虽然俄罗斯是主动进攻的一方,但它的动机却是被动的,它如果不控制乌克兰且任由其加入北约,对俄罗斯的国家安全会造成毁灭性打击。

然后再想想我们,我们似乎……什么都不需要做?

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在这个“合久必分”的乱世开始,我国虽身处一个地缘政治复杂的区域,但在国际竞争中,却似乎并不需要搞些复杂的大动作?环顾四周,除了拿下“领土完整”的那个岛之外,似乎都没什么需要我们出击的地方了?

这里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前辈和老祖宗们都把附近有价值的地方打下来了,剩下的地方再去打下来,也未必是赚钱的买卖;而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两个字:经济。

河里有很多人喜欢搞毛邓之争,喜欢骂邓公做了多少缺德事,我一直说毛邓都是非常卓越的领导人,他们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真正奠基人。其实最能反应的,就是我国当前的竞争形式。

如果没有毛主席建立的新中国,没有发展重工业,没有抗美援朝;如果没有邓公的改开,大家觉得,我国可能在这个乱世,仅仅在经济层面上用力,就能参与全球竞争吗?

美国人和苏联还知道打一场冷战,但是对我国,可以说是看着我们一点点成长到了足以威胁美国地位的程度。这里既少不了毛主席抗美援朝、两弹一星积累起来的硬实力,也少不了邓公改善对美关系,改革开放,既发展了我国的经济,又分享了有限的利益给美国人,制造了一个“温柔的陷阱”,麻痹了美国人。我国作为从弱势地位一步步追赶上来,没有人民的勤劳勇敢是不可能的,没有领导人的智慧与策略更是不可能的。我国的闷声发大财,不是美国人让的,而是我们自己挣来的。

如果我国没有建立起足够大的经济优势,没有在家周围打仗的战略威慑力,现在我国就不可能让竞争的主战场待在经济领域。一个最简单的道理:现在人都以为印度、越南是手下败将软柿子,可要是没当年的雷霆万钧,人印度人能服我们?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印边境冲突,能是用冷兵器展开的?越南人能安心和我们发展经济?

所以想必大家能理解,前人交到本届手里的,是一副多好的牌。只要把经济问题搞好,剩下的东西都是随着国力增长而水到渠成的,甚至包括那些军事上的进步。

然而或许我们,从上到下,都在这种温柔的环境中,腐朽了。

-

(喜闻乐见时间:)

前文已经提到过,我们对人才的选拔很可能已经出了问题,从老百姓到上层,似乎都在变得像美国人一样,忘记了是怎样的人才带领我们取得成就。我国经济当前面临的问题,有哪一点是美国人造成的?高负债、高房价,都是一群能力不行的管理者自残的结果。如果不能从广大的干部队伍中选出有本事的新人,并且给他们创造能发挥能力的环境,危机可能会变得更加严重。

最近有一些人莫名其妙失联,而这些人恰恰是处在我国对外方向,战略意义最重大的部门上,这些关乎到国家核心利益的地方,恰恰是由政府(公)负责的。试问如果这两个地方出了巨大的责任事故,其造成的伤害是什么资本买办(私)能比的吗?

不过更重要的是,大家一定要意识到,这种竞争格局不会永远保持下去。如果世界局势进一步向混乱的方向发展,我国很可能难以独善其身。万一未来某天我国也必须要对外用兵,我们上上下下的决策者们,真的做好准备了吗?真的就比外国对手更加优秀吗?

我国以前从来都是由务实主义者领导的,所以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我国有无数的人才奋斗在各行各业,网上著名的说法:“工业皇冠上剩下的明珠不多了”,背后就是无数人的智慧与汗水。我国的芯片追赶速度喜人,汽车出口已经打败日韩德成为世界第一,这都是了不起的成就。取得成就的,既有华为这样的私企,也有很多国有企业。

然而当我回顾我国的成就,以及分析这些年凸显出的问题时,我越来越无法回避一个结论:最受“腐朽病”所危害的地方,可能在中枢。

元宝推荐:燕人, 通宝推:my8883,碧根果,黑森县委副书记,响水湾,脑袋,Swell,史料推理,自以为是,杨微粒,匿名:1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