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敝帚自珍)

主题:【原创】为何很难说服香港人接受中央选举方案? -- 马前卒

共:💬18 🌺194 🌵1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2
下页 末页
  • 家园 【原创】为何很难说服香港人接受中央选举方案?

    注:本文为在知乎的一个回答,整理成文。观点不算全面,算是一家之言吧

    问:

    如何说服香港人支持中央关于选举问题的决定?

    答:

    难,因为有人用80年时间教育他们反对金钱选举,推翻资本家专政,培养了一大批黄秋生这样的死忠。一两年就想否定80年?办不到!北京要求香港接受什么体制?是指定1200个委员决定候选人,其中60名劳工代表,其他为资本家、中产上层和僧侣。你觉得这些毛主席的好学生会喜欢吗?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为毛派黄秋生,详情请百度【老港正传】

    外链出处

    这里有篇文章:占中随笔之一:谁来反对金钱民主?

    外链出处

    先摘录一下图: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再摘录几段话:

    选举委员会共1200人,由下列各界人士组成:

    工商、金融界:300人

    专业界:300人

    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界: 300人

    立法会议员、区议会议员的代表、乡议局的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全国政协委员的代表:300人

    可以看到,在这个基本按行业划分的界别构成中,劳工界只占有1200人中的60人,仅1/20——这个细节说明,虽然各行各业都少不了劳工,但实际上每个行业的代表都是企业头面人物,绝非劳工。所以才要特意设一个“劳工界别”以示未忽视底层。至于其他界别,工商界代表顶尖的富人,专业界代表中产阶级的上层,宗教、社会界别里则是 “社会贤达”和文化经营者。检视最终的代表名单,绝大多数委员不是富人,也是富人的亲密旁支。

    这是一个和香港现有资本统治秩序完全一致的制度,是一个“李家城”特色的制度。当我看到这一制度时候,脑子里首先浮现的是法国大革命之前的三级会议,第一等级一票,第二等级一票,第三等级也一票……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为什么我忽然觉得三级会议还是很公正的呢?

    我们再回顾前面引用的梁振英讲话:“具有【广泛代表性】的(特首)提名委员会并非仅是数目上的代表,还必须充分考虑到社会各个界别,避免施政及政策的不合理倾斜……【广泛代表性】的含义并不局限在简单的数字,而应考虑香港社会各个界别,如果只追求数目多,施政和政策都会向贫穷人士倾斜。”

    这样一段话,若出自美国总统之口,本土的政治后果不谈,恐怕到大陆也会要激起无数人的痛骂。因为这段话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假民主”、“伪善”来形容,根本就是赤裸裸地否认政治中“人人平等”的原则,是大声宣布了穷人就不该和富人平等分享政治权利。比起用私有媒体、竞选经费来排斥穷人,这更进一步,更无耻,实属赤裸裸的金钱专政宣言。

    下面是官方的决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

    外链出处

    自1925年省港大罢工(八十年不夸张吧)以来,就有人不断向香港人民灌输反资本主义思想,呼吁他们和大陆人民一样,实行新民主主义改造,反对帝国主义和资本家俱乐部。相当多的香港人欣然接受了这种思想,并在过去几个月予以实践。所以,不要以为他们在反对统一,他们只是在实践过去几十年的中央政策而已。变的不是他们,是……谁呢?

    黄秋生明确否认支持过港独行动,称港独分子是SB。

    外链出处

    从另一面说,倒是有些香港“反贼”忽然变成了忠臣,从反中央的外围组织变成了坚决贯彻中央政策的“爱国者”。

    比如

    向华强姨太携子反占中【多图】

    http://bbs.tianya.cn/post-333-557594-1.shtml

    外链出处

    王晶参加反占中集会呼吁要冷静和平

    http://www.gdyfs.com/yu/mx/20141026/10262102c02014_2.html

    外链出处

    李嘉诚吁“占中”者回家:勿让今天激情变成明天遗憾

    http://china.huanqiu.com/article/2014-10/5168395.html

    外链出处

    向华强是谁?是军统在香港的代表

    揭娱乐圈黑道往事 向华强父亲是军统特工(组图)

    http://news.jwb.com.cn/art/2014/10/14/art_247_4913992_1.html

    外链出处

    李嘉诚是谁?是香港经济独立的策动者,是欧美金融势力在东方的代表。

    http://www.guancha.cn/WeiFeng/2013_03_05_129646.shtml

    外链出处

    现在,他们出来表态了,你站哪边?反正香港黑道一出手,街头支持学生的市民就暴增。觉得他们小题大做?开什么玩笑。想想你的中学历史书,还记得巴黎人为了一个名义上的平等,发动了多少场革命,在街垒上流了多少血吗?知道整个欧洲19世纪在折腾什么吗?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一个伪民主制度,至少也保证了平民名义上的人格。就算它最后还是回到了资本手中,也算是资本主义向人道主义表现的一个严肃的敬礼。这个“礼节”不是大资本拱手奉送的。毛主席教导我们:

    "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正如地上的灰尘。扫帚不到,灰尘是不会自己跑掉的"。

    必须承认,香港这次街头运动,原因不仅仅是政治。香港经济相对衰落,大陆不再需要香港这么一个转口港,上海等城市威胁香港的金融、贸易地位,都是原因。香港人的小市民心态也是重要的策动力。参见下面这篇文章:

    “李家城”的问题不止是李嘉诚

    http://www.guancha.cn/XueDeMao/2013_03_06_129986.shtml

    外链出处

    但是,香港之所以被锁死在这个经济位上,李嘉诚等经济寡头正是根源所在,现在他们开心地支持一个富人议会。如果你真希望香港和大陆统一,希望香港变成一个正常城市,你应该站在他们的哪一面?如果有朝一日,这套制度会在你生活的城市推行(你不想想人大这次为何如此强硬吗?不考虑他们在搞试验田的可能性吗?),你是不是应该早点表明你对金钱民主的态度呢?到时候会不会后悔当初嘲笑香港人的“小市民劣根性”呢?

    当然,如果你的名字叫王思聪,当我不存在好了。

    我承认,世上没有完美的制度,没有绝对的平等;但这不等于你可以在设计制度的时候公然说不平等就是合理,说富人天生就该更平等。我们批了几十年的西方金钱政治,好歹人家还有一块遮羞布,不会直接说富人有更多权利,现在轮到你自己来设计民主制度了,你居然想打造一个赤裸裸的金钱贵族统治集团?

    这就好比你笑话别人的比赛不公平,光脚的和穿跑鞋的同场竞争,结果你主场的时候,公然让自己的选手少跑50米,把别人的起跑线挪到了后面,天底下有这么打自己脸的么?

    所以啊,问题无解。还是推荐前面的文章:占中随笔之一:自干五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成为自己曾经厌恶的样子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8968

    ————陈述现实和胡说八道的分割线————

    开脑洞补充:

    现在香港的人均gdp是4万美元上下,深圳的gdp是2万美元上下。香港就出现了要求推翻资本主义专政的街头运动,而且旷日持久。

    类似地,台湾的人均gdp是2万美元,对岸的福建是1万美元,台湾出现了太阳花运动,占领了立法院和行政院。

    这说明什么?说明由于寡头政治和经济极端不平等,在外部竞争的经济水平达到资本主义经济体的一半的时候,寡头资本主义就可以被反向的颜色革命干掉,被社会主义或者其他什么主义搞和平演变了。港澳台统一,本来不需要和资本家或者殖民者玩那么多统战谈判的。只要你坚持了自己最初的选择,攻占国民党反动派的行政院未必要百万雄师过海峡……

    不信?追根溯源,香港街头这些人是党教出来的不说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还是黄秋生

    台湾这次太阳花学运是谁策动的?当然是民进党和南部的反国民党势力。这个势力是怎么来的?让我们看看他们的祖师爷和教练官是谁:

    许信良_百度百科

    外链出处

    请注意下面两条:

    1989年由福建外海偷渡入台,被捕入狱,判刑6年8个月。

    1991年10月,任民进党主席。

    要说这不是忠诚的我党干部,谁信啊?

    许信良被曝任民进党主席时座后曾挂毛泽东的字

    外链出处

    他透露小小秘辛,许信良担任民进党主席时,座位后面挂着“沁园春”毛笔草书,当时所有人都没有发觉其来历。“沁园春”的作者正是毛泽东,述说在革命前、战胜国民党以前的心情。许信良是一位想改变历史、创造历史的人,这点从来没有犹豫过,他的人生观是跨越时间的,不随收视率、选票起舞,冷静迎接大时代与新潮流。

    可惜,现在街头这些人,都是“统战工作”的绊脚石,他们所反对的国民党反动派,军统余孽,倒是某个机构的座上客。明明自己的同志大获全胜,把敌人总部拿下来了;你非要去和他们的对立面,和自己当年不共戴天的敌人搞统战,拿出与虎谋皮的态度去谈“统战”,一起商量怎么把自己派出去的力量赶出台北。这让我想起一个著名的笑话

    女神:你能让这个论坛的人都吵起来,我今晚就跟你走。

    程序猿:PHP语言是最好的语言!

    论坛炸锅了,各种吵架。

    女神:服了你了,我们走吧,你想干啥都行。

    程序猿:今天不行,我一定要说服他们,PHP语言是最好的语言。

    可见某些人既忘了自己本来的目标,也忘掉了当初为什么要走这条路线。世界上唯有立场、路线和宅男的感情问题无解……

    最后还是让我奉送一句心灵鸡汤吧: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以及一本看封皮就足够解释上文的老书: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通宝推:黑森县委副书记,南宫长万,cngood,梓童,秦王将,jyzh,bayerno,李寒秋,海峰,烤糊的卷子,河蟹,天涯睡客,silencsrv,白玉老虎,puma2011,
    • 家园 黄秋生已经成为著名反共反华人士了,马前卒想学他吗?
    • 家园 难道是我穿越了?

      为啥觉得我瞬间前刚看过一样。deja vu?

    • 家园 TG现在是欧美金融寡头的代理而不是工农的代表

      工农在现在的大陆领导人眼中是被维稳对象。

      最好的政治制度是全民选举下院,有立法权,纳税人按照纳税计算权重,选举上议院,但上议院只有否决权而没有立法权。下院议案多次被否定,自动解散重选。

      让工农大众做主,但要用资本的力量来防止民粹。就如同家里平常小事老婆孩子决定,但赚钱的老爹有否决权一样。

    • 家园 这个角度的确有亮点

      反占中支持者中也许的确有这样的想法的人,中央的方案普通劳动者比例甚少,其实这个方案与内地某大会选举的思路一脉相承,看看内地某大会现在普通劳动者的比例。不过香港占中者追求的终究不在于此,看看发起者和幕后操纵及各种利益纠葛就知道了。

    • 家园 可是选举委员会的委员除了宗教界以外也基本上都是选举产生的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可以看到,在这个基本按行业划分的界别构成中,劳工界只占有1200人中的60人,仅1/20——这个细节说明,虽然各行各业都少不了劳工,但实际上每个行业的代表都是企业头面人物,绝非劳工。所以才要特意设一个“劳工界别”以示未忽视底层。

      这能否有另一种解释:首先,劳工可参加各行各业的选举;考虑到客观因素限制,在此之外,又有另外5%的名额单独提供给劳工。就好比我老家那边,考虑到教学质量差异,中考的时候,除了全县统一划定的分数线之外,各乡镇还有另外分配的高中录取名额在该分数线之外录取乡镇初中考生。

    • 家园 这就是个两难。社会主义分子和分裂主义分子混在一起了。

      泾渭合流了,泾河再清,下游还是泥沙多。

      不过,李嘉诚开始撤退。这不就是当年十三行伍家的翻版吗。

      伍家后来还有个后人,英阿马岛战争的时候当了舰长。

      当然已经是伍利菲尔德之类的姓氏了。

      • 家园 这种事情过去还真不少

        日共的德田球一和北一辉关系相当不错。李登辉也投过共。

        这次ISIS的日本人质事件也是,被杀掉的汤川是个右翼,但是去救他的后藤却是个左派。。。。

        社会主义者自然是要深入群众的,但是,一味地迎合民众,那恐怕要和右翼合流一起搞民粹了。

        一味迎合民众的左派,不是社会主义者的代表,而是流氓无产者的代表。

    • 家园 小马一往左蹦,左派幼稚病立马发作

      占中的乌合之众里混入一两个前左派,在小马的眼里占中的乌合之众们立马全变成现左派了。香港的左派因为响应文革遭受港英当局残酷镇压后早已式微。占中三丑哪个是左派?

      民进党的创建人中有过个把左派,统派,在小马眼里民进党全体党徒就全是左派了,甚至连太阳花开占领台湾立法院搞基的也都成了左派了。

      通宝推:shinji,
    • 家园 成立占中革委会还来的及,任总还有发表街头演说的机会。

      甘蔗没有两头甜,工业化的背后都是无产阶级的血汗。小资发起革命,成果不想给大资产阶级篡夺,是要无数无产阶级跟在后面前赴后继跳下战壕的。香港,台湾的左派早就不是无产阶级,转变成职业政客很久了。你不百度,能告诉我香港工会联合会主席是谁?占中时他们在干什么?拿早期政治立场说事,没有意义,国民党早期还联俄联共呢;蒋介石还是共产国际中央執行委員會名譽常委。为何二战后很难说服国民党接受联合政府的方案?TG拒绝放弃武装,是历史罪人是不是?不是共产国际发个信,敲个章就该解决的问题吗?今天TG还拒绝放弃武统,导弹对台瞄准呢,继续让港台左派同志痛心了?

      说那么多,其实就一句话,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统一战线,顾名思义,就是要统一,要团结,要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人,要同别人做朋友,而斗争则是对付敌人的手段。有些人据此认为,要联合就不能斗争,要斗争就无法联合。你搞斗争,人家怎么敢来呢?再说,你拉人家来做朋友,人家来了以后,你又斗争,这也不够朋友的情义呀?这也是一种头脑简单,天真幼稚。

      毛泽东认为刚好相反,不斗争就搞不好联合,搞不好团结。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为什么呢?他的理由大致有两条:

      其一,联合的人多了,阵容扩大了,必然发生这样的问题:成份越来越复杂,颜色越来越不一致。如果老这样下去,不进行必要的斗争清理整肃,就会把我们的阵线搞乱,为敌人分化、离间我们提供机会。我们不但强大不起来,还会变得弱小,容易被敌人击破。或者出现不怀好意的朋友,反客为主,要我们听他的,把我们统一到他的身边。这样,表面上看我们的阵营扩大了,实际上我们的阵地不见了。“我们”已不复为我们,等于为他人作了嫁衣裳,白白忙乎了一阵子。这样的统一和联合不是适得其反吗?

      其二,不斗争是一种没有力量的表现。只有通过有效的斗争,才能教训那些敢于放肆、敢于捣乱的人,使他们不敢轻易造次,从而紧紧地团结在我们周围。

      因此,毛泽东认为既要联合,又要斗争,两只手一只也不能少。不联合我们的队伍不能扩大,不斗争我们就会在联合中失去地位。为了坚持这种两手政策,毛泽东用了很多精力开展两条战线上的斗争,一方面反对”一切斗争否认联合”的“左”倾错误,另一方面反对”一切联合否认斗争”的右倾错误,使一度幼稚的共产党的两只手都强硬起来,变成谁也对付不了我而我可以谁都能对付的有经验的党。

      联合和斗争一路走,联合是针对中间派的,斗争自然也是针对中间派的,中间派处在统一阵线之中,无疑是应当团结的,但是一切中间派都具有两面性。这种两面性就是毛泽东两手政策的出发点。你有两手对我,我也应有两手对你,否则就会吃亏。对中间派革命、爱国、不反对我们的那一面,我们要团结、联合;而对其动摇、妥协、反对我们的那一面,我们又要批评、斗争。”只有这样双管齐下,中间派才能变成于我有利而无害的因素。

      中间派有不同层次,有人民内部的,也有敌人内部的,中间派本身也有左、中、右。无论哪个层次上的中间派都有两面性,但不同层次上的中间派两面性的比重各有不同。离我们距离越近的中间派,其革命性成分就越多;反之,离敌人距离越近的中间派,其反动性成分就越多。对这些不同的中间派,其联合与斗争的比重和方式也应有所不同。如果一样的斗争,或一样的联合,都达不到以斗争求团结的目的。

      毛泽东的基本方法是:除了最坚定的左派、革命派和最顽固的右派、反动派以外,中间部分长长的一串,包括左派中不坚定的分子,右派中可争取的分子,以及中间派中各不同部分,都要施以团结和斗争两手。但是两只手用力的程度依离我们距离的远近而有区别。越靠近左边的,我们越要强调联合、团结的方面,越靠近右边的,我们越要强调斗争、打击的方面。例如在抗日战争时期,对民族资产阶级、开明绅士、地方实力派三股中间势力,只是当作反帝的同盟音来争取,面对农民和城市小资产阶级,则作为基本的同盟军来团结。与此相应的对前者的斗争要多一些、重一些,对后者的斗争要少一些,轻一些,主要是批评教育。

      重要的是对每一个中间派,每一个同盟者,都必须同时使用两手。使用的方法可以有两种:(1)一边斗,一边和,两手同时并用。比如我要批评某一朋友的错误,在指出他的错误的同时,必须肯定他的成绩,加以适当鼓励,以免产生对立情绪,我而去。我要嘉奖他时,除了指出他的成绩,同时又指出他的不足,提出更高的要求,以免他翘尾巴,不听我的。(2)斗一斗,和一和,两手交替使用。斗了一阵,达到了目的,随即进行安抚,主动表示友好,好了一阵后,发现他又有不对,再斗一斗。如此不断反复,不但不破坏团结,反而会团结得更好。

      斗争的目的是为了巩固统一,加强团结,因此必须掌握好分寸,不能搞过火的、无休止的斗争。过火地斗争,一味地斗争,事物会走向反面,使统一破裂,矛盾激化,朋友变成敌人。这等于帮了敌人的忙,孤立了自己,与团结统一的出发点相违背,是毛泽东一贯反对的。

    • 家园 都是毛主席的错,要教育支持金钱选举资本家专政,香港有吗?

      如果香港没有金钱选举和资本家专政,怎么教育支持金钱选举和资本家专政?

      殖民300年,有木有?

      谁用80年时间教育他们反对金钱选举,推翻资本家专政?

      香港有金钱选举和资本家专政吗?

      如果香港没有,怎么反对?怎么推翻?

      靠,连刘小波的水平都没有,还能不失败?

      别以为给别人闹了一些麻烦就是成功了,得失的账必须算清楚,嘴上说的天花乱坠都未必能骗自己

      反正中国大陆好象没有"有人用80年时间教育他们反对金钱选举,推翻资本家专政",虽然常揩身是民主选举的总统

      指鹿为马都到了如此地步,病入膏肓啦,完全是生活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瞎子摸象,摸到了一点对自己有利的东西就如获至宝,还以为全世界就是这样的

      还有

      自1925年省港大罢工(八十年不夸张吧)以来,就有人不断向香港人民灌输反资本主义思想,呼吁他们和大陆人民一样,实行新民主主义改造,反对帝国主义和资本家俱乐部。相当多的香港人欣然接受了这种思想,并在过去几个月予以实践。所以,不要以为他们在反对统一,他们只是在实践过去几十年的中央政策而已。变的不是他们,是……谁呢?

      八十年夸张了,如果从1925年开始数数的话,好象1975年以前就有很多次广东人逃港了,有人不断向大陆人民灌输反资本主义思想就这效果就别提香港了,还有后来的改革开发,一国两制,马照跑,舞照跳,对吧?

      再数数

      中共的宣传是成体系滴,不化大力气和长时间学哲学也就只能是听英美的命捣乱,跟英美要口饭吃,捣乱失败,失败诉苦,诉苦再跟英美要口饭吃,还有几年饭可要啊,英美的经济你也应该能看到了

      智力上如此水平,实际上失败也是必然,虽然怨妇也能说出很多自己的道理,而且还是实话,瞎子摸象说的也是实话

    • 家园 中共在香港扮演的角色和国民党在大陆扮演的角色是类似的

      都是站在买办资产阶级和有产者一边。中共在收回香港时已经保证过保留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现在的各种乱像在邓矮子主政时就已经注定要发生了。邓矮子是从来不走群众路线的,他的外交政策和收回港台的思路就是收买其既得利益者,这一政策路线至今未变。

      中国大陆本身也很难逃脱历史周期率的命运,现在也只是说尽量减慢腐烂的速度,官僚集团的贪欲不是一两个英明领袖能遏制的。毛主席尚且粉身碎骨,何况习近平?不过现在中国还是处在上升期,还有增量空间来缓冲阶级矛盾。很多别的国家更糟糕,连基本社会秩序都已经无法维持了。

      香港人在政治上很幼稚。不触碰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任何形式的民主都只是政治障眼法和遮羞布。香港没有人有勇气掀起真正的革命,怎么折腾真民主都是做无用功。

      通宝推:黑森县委副书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2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