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敝帚自珍)

主题:【原创】从个人当外卖员的经验,到我的人生经历 -- 121gdi

共:💬195 🌺1500 🌵9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13
下页 末页
  • 家园 【原创】从个人当外卖员的经验,到我的人生经历 -- 有补充

    ---------首先,送外卖的收入问题---------

    1、外卖员每天都有机会获得本天的任务(尤其是刚入行的新手,以及送单不多但当地缺人手的时候。此外还有送了一段时间后,连着几天没送了,系统也会给你推任务,类似于网游里的“老玩家回归福利”。这些都要看当地商家和美团/饿了吗推广)一般是送15次左右,完成后除基本提成外,还有50-150元左右的奖励;

    2、每周也有任务;

    3、每月也有任务;

    4、国家法定节假日也有任务。

    因此,单单完成任务的话,每周5天,每天8小时,每月达到5000的收入很轻松,哪怕你是个新入职两个月的新人。

    -----------其次,说说外卖员这个群体--------------

    外卖员这个职业发展到现在,已经出现了很多以负责派送的地区、所属的公司、自己的老家为共同点,群众自发组织起的松散的联盟。

    这个松散的联盟帮助这个群体:

    1、面对民事纠纷(比如有人偷外卖,比如被醉汉殴打)时;

    2、面对安全问题(比如被黑社会性质的团伙敲诈勒索)时;

    3、面对法律问题(比如遭遇车祸)时;

    能够团结起来,集思广益,利用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利益(比如一人被揍,一群人围派出所。这个群体和1990—2010这段时间的出租车群体极为相似)。

    他们经常一起吃,一起住,一起玩,一起上班。

    -----------第三,说说外卖员面临的问题-------------

    1、外卖员自身的问题:

    首先,这个群体很年轻,几乎都是年轻人,所以有时很容易热血上头;

    其次,基本没有其次,这个群体普遍朝气蓬勃(本科满地走,硕士多如狗——没错,高学历的来做这个,一是因为学历含金量问题,二是因为做这个行业,在时间自由的情况下收入相对较高)。

    2、平台公司的问题:

    首先,平台公司问题很大。

    比如去年春节时候,美团设置的春节任务根本没法完成。虽然完成后会有3500的额外奖励,但100人里最多3个人能做到,这在群体里产生了很大负面情绪;

    其次,他们的任务奖励越来越低,任务要求的数量缺越来越高;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平台公司始终想把外卖员的员工属性定义为“自由职业/个体户/兼职/派遣员工”,妄图以此规避给外卖员上五险的公司义务。

    第四,美团等平台公司还有很多问题,我就不在这里展开了。

    。

    好在面对这个年轻的、有活力的、有学历的、有一定社会组织和活动能力的群体,国家已经重视他们的劳动权益了。

    -----------第四,简单说说我的个人经历--------------

    我从上大学起,有大约7年的时间(包括大学4年)没有依靠家里人找工作,在那7年中,我做过:

    1、工地小工;

    2、做过阀门厂小工;

    3、做过4S店销售;

    4、做过印刷厂小工

    5、做过保险推销;

    6、做过润滑油销售;

    7、做过小额贷;

    8、做过网络写手(枪手,跟“水军”不同,我们是写广告宣传的,俗称“软文”);

    9、摆地摊卖过耳机U盘MP3;

    10、开过电脑店;

    11、摆地摊卖过首饰;

    12、送过外卖;

    13、做过工地防水;

    14、卖过油漆;

    15、卖过PVC管材;

    16、做过连铸三大件的小工;

    17、做过耐火材料的生产班长;

    18、和起点签约写了本书;

    19、开过服装店;

    20、干过小区门卫(大家肯定想不到,这是我收入最高的兼职);

    21、给阿里的实验室做过智慧酒店项目;

    22、在重庆给腾讯做过人脸识别项目(这又是一段横跨腾讯和阿里的传奇)。

    这些行业都有很多说头,有的是不好的潜规则,有的是中庸的行业惯例,有的是意想不到的丰厚报酬

    没干过,没吃过那份苦的人,是不会懂的。

    这其中,有的是同时兼职,有的是专职干了几个月。

    至于其他我干了不到一个月(有的是两三天)就放弃的工作,我就不列出了(比如资金转移境外,比如炒外汇,比如炒比特币,比如电话营销,比如汽车维修等等)。

    。

    在那之后,家里人对我的不思进取看不下去了。先是把我送去武警当了2个月武警,然后送去部队当了3个月兵。看我实在没有参军的欲望,就让我去了湖南某地的法院,做了约半年书记员。

    后由于书记员工作量实在太大,再加上我吊儿郎当的性格(想武汉的酒肉狗友——好吧我说实话,想的是酒肉而不是狗友),家人也就随我的便了。

    我回来后,就陆陆续续不断跳槽/被人挖走,前后历经数个公司做了办公室文员,办公室主任,二把手秘书,资金部副部长,销售部副部长等职务。

    这些公司有的是做钢材的,有的是做废钢的,有的是做煤炭的,有的是做口罩出口的。

    。

    这期间,我也搞了点副业。

    有洗脚城,有KTV(很小,四间房),有采耳店。

    这些在军运会前,收到家里长辈警告后,我全部转手了。

    。

    现在,我专心和朋友开了个做低压配电箱的工厂。

    关于我们厂,首先:

    由于我之前打工(开厂的投资我没找家里要,全是以前的老板们借的)和开厂前做门市店的经历(也是配电箱,不过那时我基本是个本分称职的小股东——甩手掌柜),我们厂在原料这一块(镀锌板、电缆线、元器件和五金零件)全部可以做到先货后款。

    其次,我们有专门的壳体车间,自切割开始,折弯、电焊、打磨、上漆、组装成壳体等各道工序一应俱全,保证了壳体质量和出货时间;

    最后,我们有专门的成套车间,壳体一做好就能马上按图组装,保证了供货时间。

    。

    -----------------总结----------------

    我的人生经历,在河里诸多大佬面前不敢说丰富。

    我的事业高度,在河里诸多大牛面前也不配说成功。

    但要说从业门类之广,所经历职务之繁杂,我相信在河里历年水友中,我排个前100名,还是有把握的。

    。

    我有时候在河里屋里哇啦对各行各业都点评一番,是因为我真的知道,所以想混个脸熟;

    我有时候说的这些屋里哇啦有点谬误,有些甚至是可笑的低级错误,那是因为我的经历是广而不精,所以闹了笑话。

    请大家多多包涵。

    。

    最后,

    请大家看在我码了这么多字的情面上,有花的捧个花场,有宝的捧个宝场。

    【混个脸熟】

    【氨基酸浓汤】

    我说完了,谢谢大家长久以来对我这个水贴分子的支持与包容!

    通宝推:胖老猫,心有戚戚,夜郎国主,阴霾信仰,尚儒,天堂,本嘉明,李根,史文恭,北纬42度,fuxd2002,三笑,方平,吃土的蚯蚓,青青的蓝,等明天,朴石,柴门夜归,大山猫,strain2,澹泊敬诚,西安笨老虎,途人,大眼,假日归客,愚弟,pendagun,宏寺,葡萄干,小泽珍珠,醉寺,醉寺,冻雨,rentg,高地,happyyuppie,瓷航惊涛,非鱼,钓者任公子,hwd99,陈王奋起,光头佬,领班军机,敲门,铁手,桥上,anne2607,唐家山,GWA,雷达,驿寄梅花,回车,为什么不可以,PCB,大神盘古,起于青萍之末,曾自洲,菜根谭,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1)
    家园 【原创】对了,补充一点关于外卖骑手的小细节 -- 补充帖

    当外卖骑手的好处在于,你能以市场30%——50%的价格,享受到熟悉店家的用餐服务(限私人店铺,包括加盟店)。

    这些都是商家跟骑手自发形成的默契。

    因为和骑手的良好关系,有助于提高客户的用餐体验。

    这是店家、骑手、客户三赢。

    。

    我送外卖的时候,经常吃的午餐是香肠(不是火腿肠,是腊肠或广式腊肠)鸡蛋炒饭,外加加荷包蛋和两片干子,再搭配一瓶可乐。

    量大,管饱,每顿10元。

    而这样的搭配,在任何省会或一线城市,不可能低于18元。

    如果是夜宵摊,那就是25元起步了。

    。

    所以不光收入较高,工作时间自由,而且能降低生活成本。

    -------另外-----------

    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批发市场和农副产品集散中心,那里的东西相当便宜,约等于本地菜场的70%,或连锁商超的50%—60%。

    大一点的城市,还有那些专门从工厂直供的尾单货(比如蛋糕,面包,各式点心等),价格更是能低到市场价的20%—30%。

    。

    比如武汉黄陂五洲这里,有一个老人家专门出水果。

    我秋天的时候找他买过榴莲,10元/斤。

    。

    这些经验,都是我在送外卖的时候,通过跟餐饮店老板聊天获得的知识。

    当事从未想过做餐饮,成本竟可以低到这等程度。

    ---------温馨提示------------

    另外,现在很多只做平台生意的网店,尽量不要去吃。

    他们卫生99%不达标。

    点外卖,最好点自己熟悉的馆子,或者是在附近做了很久的门市店。

    。

    。

    我补充完了,请大家送花,谢谢!

    【混个脸熟】

    【氨基酸浓汤】

    通宝推:阴霾信仰,天堂,天河行,didae,三笑,葡萄干,青青的蓝,白浪滔天,愚弟,高地,审度,瓷航惊涛,陈王奋起,大神盘古,领班军机,敲门,武仙,
    • 家园 这文章不枉我拼成语赚通宝来宝推

      文章确实极好,我就爱看这样的文章。

      一定要多多地写,谢谢谢谢!

      通宝推:侧翼,审度,
      • 家园 尊敬的空一格李总统客气了

        东西是我凭感觉一口气码出来的

        其中也有不少错谬之处

        大家就当杂记参考看看就行

        承蒙尊敬的

        空一行

        里总统谬赞

        本总

        不胜惶恐(脸红)

        【混个脸熟】

        【氨基酸浓汤】

    • 家园 你家里是政法口的吗

      能安排你先去武警部队,再去解放军

      能让派出所去找你

      能安排你去湖南法院当书记员

      能从小安排你去实地感受吸毒的危害

      看的出来,你长辈既尊重你的每一次选择,更时时为你的下一步考虑,甚至有时候担心。

      你的贴子让我想起了当年。我大学里,也曾被长辈在最热的暑假中,安排去工地做泥瓦小工,再下车间当工人。尤其是,在我临远行的时候,带我去重犯牢里,去体会形形色色的罪犯,包括杀人犯。

      可敬天下父母心。

      • 家园 帮忙加链接

        https://www.talkcc.org/article/4669835-2555

        总是这样避而不答121gdi

        大G你说1986年生人,加上服役上大学,勤工俭学2009年能有20万,想起忘情的收废品不禁让人感叹。

      • 家园 有些可以操作

        进法院这事,现在很难,但在十几年前还是看关系。

        当正式的还是很难,不过,如果是临时的,就是领导点个头的事。另外,中院也别想了。

        不过,我们这边的情况是,以临时聘用的身份进法院,一般是从法警干起,但是活要兼一部分书记员的活。

        先当武警,再当解放军,就不清楚怎么操作的了。档案管理很难办吧,我知道的,有武警退役之后,二次入伍的,但前提是第一次要服役期满。

        • 家园 临时工,我干的基本都是临时工

          甚至我大学毕业后就没交过党费了。

          估计按失联自动退党处理了。

          。

          书记员工作量巨大。

          办公室两个文件柜都堆不下

          文档都堆在桌子上。

          还好几堆。

          编制是不可能有编制的。

          过去五年一直传闻要进编制,

          但是书记员这个群体

          跟辅警、环卫临时工、水电系统临时工类似,

          苦活累活都干了,

          就是没编。

          很惨。

          。

          啊,不对。

          水电系统临时工

          好歹人家基本工资高。

          辅警好歹还有点外快。

          书记员跟他们一比,

          就是临时工中的弱势群体。

          。

          以下是我编的段子:

          有个书记员

          因为是新手,

          加上原告被告双方情绪比较激动

          所以法官也很烦。

          书记员自然压力很大(你看人家双方在你面前大嗓门吵架似的,也会烦)。

          。

          民事案件嘛,就是鸡毛蒜皮的小纠纷。

          你家花坛妨碍了我抄近路之类的。

          两边还是街坊邻居。

          法官只能不厌其烦的说

          “大家冷静点”

          “这里是法庭”

          “我让谁说话谁在开口”

          “你再吵就出去!”(像不像班主任?)

          。

          于是,

          书记员在重压之下,

          记录频频出错。

          法官纠正好多次之后

          (这里不能写XXX,这里要用OOO这个词,这里要分段,这是AAA说的,不是BBB说的之类)

          总之出了很多错。

          。

          最后,重压之下

          书记员妹子哭了。

          于是法官、

          原告、

          被告

          纷纷安慰她。

          。

          就这么大家都足无措了好一会儿

          小姑娘也坚强

          莫干眼泪继续。

          原告被告也懂了

          这里是法庭

          不是自家院子。

          。

          在那之后

          法庭秩序才好了一点。

          。

          顺便说一嘴,

          法官还是个孕妇,

          挺着个大肚子,

          非常不容易。

          当时离预产期只有一个多月了。

          双脚肿的不像样子,

          还得坚持开庭。

          。

          都说共产党的领导干部贪污腐败。

          我觉得事情得分两面看。

          你要是坚守岗位,

          带头冲锋

          带头跳伞

          无论抗疫

          抗洪

          抗旱

          还是市政规划

          。

          哪怕他贪一点,

          我也认了。

          就像有的单位,

          每个月都有出差指标。

          人家每个月都在单位没出差

          但是吃点出差指标,报一点差旅费。

          真的没啥。

          。

          你私人企业还有回扣呢,

          我看社会对此就很宽容

          什么行规啊,

          什么潜规则啊,

          什么约定俗成啊。

          包括搞海鲜的部分地区默认缺斤少两。

          这些就不是搞腐败了?

          只许州官放火固然不对,

          可只许百姓放火那也不科学。

          。

          都一样。

          凡是认为碰上买菜缺斤少两很正常,

          却对某些人每个月多报了两三百差旅费而怒目而视

          好像跑了他们家祖坟一样的行为

          都是双重标准!

          。

          。

          。

          书记员这岗位,真不是人干的。

          ——知名段子手,论坛熟人,现代诗和网络小说作家、密斯特、氨基酸浓汤

          。

          。

          。

          段子说完了,若是能博君一笑,请不要忘记给花哟

          通宝推:心有戚戚,史文恭,
          • 家园 您的帖子真的很接地气

            这个是好看的根本原因,看到这里我不禁大笑:

            你私人企业还有回扣呢,

            我看社会对此就很宽容

            什么行规啊,

            什么潜规则啊,

            什么约定俗成啊。

            包括搞海鲜的部分地区默认缺斤少两。

            这些就不是搞腐败了?

            只许州官放火固然不对,

            可只许百姓放火那也不科学。

            。

            都一样。

        • 家园 政法委系统的正式编一直都难

          毕竟受到地方财政编制的严格限制。

          我一个发小,在交警部门多年了,仍只是事业编。

          他父亲与我长辈当年一齐从农村进北京读同一所大学,就是我前文提及的“两个人花一毛钱买了两个鸡蛋,一路上舍不得吃”的。

          这位长辈当过省公安大学(正)校长多年,前几年来我家时告我:“培养的全国各级公安局长六百个“,包括当时上海的龚道安,刚刚宣布兼副市长。还有天津的局长,现在己经是政法委书记了。

          退休前是省厅纪委书记。

          像他这种资、职、权的,也搞不掂自己唯一儿子的编制。可见进政法委系统正式编有多难。

          通宝推:领班军机,
          • 家园 这和是不是政法系统没关系

            事业编是肯定转不了行编。

            是不是政法系统,都转不了。

            和他父亲是什么人也没什么关系。

            死政策,突破不了。

            顺便多句嘴,公安系统的事业编比行编少多了,他能混事业编,估计还是得力于他父亲吧。

            政法系统的事业编以前狱警,法警多,交警事业编应该是车管所这一块的。现在,全国三定方案之后,政法系统的老事业编,基本都转参公编,以后政法系统应该不能有事业编。参公编也不错了,除了不能提拔,另外执法权限按各地规定,有不同,但这也是好事,有执法权就要担责任。没执法权就没责任,事也少一点,钱又不少,躺平拿钱混退休,不香吗?

            • 家园 省厅是有一定转编指标的

              当然,每年很少。

              需厅一把手签字。

              • 家园 这基本不可能

                这是违反《人民警察法》的,同时也违反国家相关政策,厅长没这个权力。

                你要是说在《人民警察法》颁布之前,我就不说什么了。

                11上台之后,这方面抓得更紧,专门搞个三定方案,不光是针对政法系统。政法系统的三定搞得更严。

                公安部的套改方案只拿出一个原则性的东西,基本上是把事业改参公。但是很多地方还是收紧,比如之前事业编警察可以授衔,最高能到1毛三,套改之后,一些地方三撤,撤编撤衔撤证,事业编警察一律编成辅警,工资待遇不变。不过这一来,很多警察心态一下崩了,集体上访,当地就用城管来维稳。后来城管也集体上访,当地用以前被维稳的警察去维稳城管。再用被维稳的城管去维稳警察,很有意思。

                不过最后还是妥协了,一律参公,皆大欢喜。

                • 家园 我说的是2017年之前的事

                  那天记得很清楚,我与父亲在路上遇见我那位发小,一大早他急匆匆的去赶上班(高速公路)。父亲对我说,“小X子的编制问题一直没办法解决。没有正式编,很多同级干部的待遇享受不到。转编制不好搞,得一把手(副省长兼厅长)签字。名额少,多少双眼睛眼巴巴望着”。

                  还有一件事情。2014年,父亲当年的司机(已经是省厅处长级干部)的儿子是正式编制警察,但是在几百公里外的地市局(那孩子是个情痴,当年完全可以留在武汉。为了追逐爱情,跟女朋友一起分配到下面地市局)。有一次他私下里跟我说:“我知道你老头子一直在找厅里领导,帮我儿子调回来。你父亲也退休多年了,这个事很难办,就那么点名额,多少人盯着呢。你找时间劝劝他,不要再麻烦自己了”。

                  我父亲听我说后,跟我讲:“这些编制、调动的事,以前我在职的时候,个人可以定。现在政策严了,我找总队的头说过,他们也没办法搞,得厅里一把手签字,确实不好搞“。

                  这几年的政策变化,我就不清楚了。

                  • 家园 唯一的可能

                    是立功。

                    我想了一下,这大概是公安系统能转编的唯一可能,否则厅长签字也不管用。编制不是一个单位的事,大概是厅长签字程序才能启动。说不定还要上报部里核准,不然同级部门卡一卡,也是干瞪眼。

                    调动比转编好操作一点,理论上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13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