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TG黑手伸入纽约大学,盲人律师被迫搬家离校 -- 简裕
共:💬24 🌺246 🌵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TG黑手伸入纽约大学,盲人律师被迫搬家离校

乱译自扭腰时报网站外链出处

最近,投奔自由的,自学成才的中国律师布莱恩德·陈声称:由于他的活动损坏了扭腰大学与TG的关系,他被逼离开扭大。

在周日的声明中,陈律师说,扭大官员担心他对TG政府批评会影响与TG政府的学术合作。扭大最近在上海开办了分校,参与该项目的教授如果被TG拒掉签证,合作项目会受到干扰。

“TG伸向美国学术圈的黑手有多长,屁民是想象不到的,一些学者慑于TG的淫威,只好当缩头乌龟,”陈律师说。“美国的学术独立和自由被万恶的TG肆意破坏”

这个猛尿是由《扭腰邮报》在周四爆的,但直到周日,陈一直保持沉默。

扭大在周日发表了自己的声明,否认陈的指控。“陈的声明让我们很受委屈,他所说TG伸向扭大的黑手完全是想象,我们和TG合作的事实清楚,无可指摘”,扭大的发言人说。他说大学当局对陈的指责感到“困惑和悲伤”,但还是会继续帮助他和他的家庭。

大学当局一口咬定:陈的奖学金一直说的都是一年,近期和陈一起工作的人说他理解资金资助的时间限制,他本人也承认资金资助十分慷慨。奖学金到期了,发言人说:“但和中国政府无关,所有奖学金都有期限。”

陈律师说,学校让他在六月底前搬出他和家人在格林威治村的员工宿舍。

陈指称大学官员对陈的活动予以限制,这使我们陷入了深思,那就是某个和外界打交道越来越傲娇,越来越独断的政权对美国的学术机构施加了多大的压力?

他说,在他投奔自由四个月后,这种压力就开始显现。

在美国,很多大学越来越依赖中国学生的学费混日子。就连霍普金斯,耶鲁和杜克都在中国运营或筹划项目。

陈的声明没有透露他被扭大迫害的细节。他还在周日拒绝了采访要求。但他的朋友说,最近几个月,他一直独自神伤,因为扭大在幕后操控他的公开活动,包括他在国会露面控诉TG对他国内亲友的迫害。

去年8月,他告诉朋友,扭大试图劝阻他去花生屯和议员见面。而当他回来时,两个扭大的陪同翻译拒绝自由亚洲电台在花生屯火车站采访他。自由亚洲的记者张明在一次访谈中说,陈非常生气,还威胁说要呆在花生屯不回来。

Matt Dorf是陈的工作伙伴,他对上述事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一名翻译怀孕8个月,急着赶火车,而最终还是误了火车。 而陈已经于数小时前在国会的新闻发布会接受了十几个记者的采访。陈对记者的话语权被扭大削弱这一说法,他予以否认。

扭大的发言人在周日的声明中说,大学为他提供了“宣传自己主张的机会。”

Bob Fu是ChinaAid组织的主席,他说,在一次谈话中,陈律师对TG之于美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感到痛惜。“他痛恨学术界对Tg卑躬屈膝。”

但陈的另外几个工作伙伴对扭大强迫陈离开一事表示质疑,孔杰荣(Jerome A. Cohen)为陈安排了奖学金,自认是陈的密友,他认为扭大对陈格外慷慨,为他提供了交通、安保和英语、法学课程。他补充说,陈律师至少有两个让人流口水的工作机会,一个是Fordham大学,一个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智库Witherspoon Institute。

“他们做的事比你能想象的多得多,但我认为不会有什么人可以一直呆在扭大不走,” 孔杰荣在周四说. “没有哪个政治难民会得到那样的待遇,爱因斯坦都得不到。”

通宝推:忧心,caj306,df31,一意孤行,
主题:3887493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