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

主题:第一次与死刑犯的较量 -- 老引北京

共:💬661 🌺4351 🌵5 新: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45
下页 末页
家园 第一次与死刑犯的较量

1984年的8月20号夏夜心情不好的我和铁搭档王德明溜达在北京站的街面上。那时的通缉令一个是纸的发下来,急的都是电话专线口传。 一边走还一边念叨;今天电传的有两个,一个是天津的老头杀人,一个是内蒙一监两个死刑越狱。。。

那个年代北京还没有恨多的旅馆,想住店还得经站前的旅店介绍处介绍,人们要用盖着公章的介绍信排队登记。即使那样大多数人还是住不上旅馆地。半夜的车站街面上睡满了人。有些地方甚至上趟厕所回来就连睡的地方都没了 。

心情不好的原因是我俩刚捅了个大漏子,与其说是我俩捅的到不如说是我把人家老王给忽悠了。

半个月前的一天我单独值夜班 后半夜联防送来个女孩子,是江苏大丰县的。叫X谨。19岁。说是想不开了要自杀。咱问了问看这女孩挺懂事,想不开原因是亲生父母离异, 后父强奸。跑到北京想转转就不活了。那时按常规就是填表收容了事。咱想收容所女号都是呆傻精神病关一起。单纯的女孩蒙蒙澄澄给搁进去还不毁了。恻隐之心动了,安慰一番。拿点钱和粮票让个下班的老联防员给 送到东四一家熟悉的旅馆先住下,想第二天给买张火车票让她自己回家。 到第二天上午给旅馆打过电话说那女孩一早自己走了,一直没回来。心想万一人想不开死了真是自己的罪过。那两天睡不着 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

〈俺把此贴陆续发完,是想衷心感谢那些支持鼓励过俺的河友们!!!。自认为近来河水太浑,以后打算长期下潜。〉

通宝推:梦里胡笳,SleepingBeauty,呆鹅,喜欢就捧捧场,龙驹坝,沙海,观望者,
家园 沙发
家园 2
沙发
家园 怎么回事儿呀你

老大不小了也没个眼力劲儿,非跟X酒抢沙发

害我慌手慌脚把1改成2

家园 我还是看了一半想起来沙发的

也是,老引这段短了点,要不真让你得逞了

家园 花,好文字

等着看下文。

家园 捉个小虫子!

恭喜:你意外获得【通宝】一枚

鲜花已经成功送出,可通过工具取消

提示:此次送花为此次送花为【有效送花赞扬,涨乐善、声望】

那个年代北京还没有多的旅馆。(很多,很多,很多)

家园 什么意思?坑?
家园 献花。劝老尹想开些。

相信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

家园 第一次与死刑犯的较量2

第三天的夜里又该值班,想啊,这女孩子该到哪儿去了呢?突然想给收容所打个电话问问。结果真在呢。原来是第二天老联防员去晚了点。她以为我们人不来了呢。自己溜达到药房买了几十片安眠药吃了,倒在东四北大街上,被东四派出所送医院洗胃后弄收容所了。

咱自责啊;要是工作做细点不就没这事啦?。 收容所不是人待的地方啊。咱正想呢,老王的事儿来啦。

老王是我大组长,还是支部委员。生就的老实忠厚一根筋。我俩上完班不是敲三家就是喝啤酒,绝对的哥们。

话说老王媳妇在当时的3501厂上班,他家在朝阳们南小街,厂子在朝外关东店。那天老王媳妇上班骑车到朝外神路街赶上下坡把个买冰棍老太太腿撞骨折了。给人家上医院看完病。人家还有个条件非让答应不行;说儿女都上班,家里没人。你们两口子一定要留下一个陪护地。这可把老王两口子为难坏了。那年头没有“三。八” 服务公司啊,上哪儿保姆去。俩人双职工,孩子小。回来就给我们念叨。

咱憋着坏。来由不说。光说有个女孩不错,挺懂事的。你等我和司机去给接来。老王正懵呢。让司机就和我出门了。

司机是小白子,平时就是好哥们。 我让他把车开到德外功德林市收容所。告诉他跟着别言语。到里边找值班的说;有个江苏大丰县的X谨女孩19岁,家长来接在我们哪儿等着呢。领导让我们来领人。互相都熟悉,人家连想都没想就把人给我们提出来。咱带人上车。跟她把帮忙看老太太的事一说。女孩子一路答应。

送过去把老太太看护的那叫个好,每次我们去老太太家都是满口的夸啊。我还想着以后就帮这女孩子在北京找活干保姆算了。

一个星期过去,上午突然副所长,指导员把我俩找去分开单独谈话。俺一看麻烦来了,一准是这事陷了。。。

通宝推:桥上,
家园 做警察故事就是多。
家园 呵呵,你真是编辑做惯了。
家园 第一次与死刑犯的较量3

领导找我们要人,咱还想扛呢。老王说;你小子把我害了。让小白子接人去吧。。。屋里副所长还叮着教育我呢,屋外吵吵嚷嚷人带回来了。心想这一回来不又得送收容所啊。没别的辙。到宿舍翻出本〈〈法律法规来〉〉,里面找到婚姻法---咱向领导正式提出,结婚还不行么?!这副所长咧半天嘴没想出词儿来,最后吼了一句;你知道她的经历嘛?!我说;基本知道吧。他加大声音;她被她继父强奸过!〈大概是这样女人不能要〉我依然耿耿脖子;强奸和结婚有关系吗?! 这边正玩命争持呢,窗户外边响起哭喊声。我们都出去了。。。

原来是马上要把X谨往收容所送,车等着她正在地上打滚哭;求求你们!,求求你们!。。。这边副所长喊;把她架上去!俺这边可听不得;求求你!这几个字!。一瞬间不是愤怒,是悲伤,极度的悲伤。感觉全身血液“唿”的都到心脏里---没了。带队送人的是老杨,平时我俩关系不错,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没看俺脸色。还提溜根电警棍还跟俺开玩笑;要不你去送吧。我顺手接过警棍回头抡圆了照副所长脑袋上去了。。。

通宝推:渡泸,中关村88楼,
家园 好人!
家园 有血性的汉子!

这样的爷们不多了!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45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

帮助网站 Amazon 购物(美)

  • 自检在线运行。有建议和意见请短信。
  • 认证、监察申请暂停
  • 以后发新主题将只能在具体的版、群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