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敝帚自珍)

主题:【原创】突破腊子口前后,红军曾发了两笔“意外之财” -- 忘情

共:💬5 🌺73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
下页 末页
家园 【原创】突破腊子口前后,红军曾发了两笔“意外之财”

作者:忘情

1935年9月9日晚,走出茫茫草地的中央政治局、中央机关率红1军、红3军单独开始北上。9月12日,中央政治局在甘肃俄界召开扩大会议,决定将红1军、红3军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继续向北前进。

此时集结在陕甘支队前方右侧文县、武都、成县、康县及天水地区的,是中央军胡宗南部。正前方临漳至岷县的洮河一线,由属于中央军旁系部队的新编14师鲁大昌部驻守。左侧是藏区土司杨积庆的地方武装势力范围。

陕甘支队此时已不足万人,而且刚走出某地,指战员们身体非常虚弱。这种情况下,沿白龙江南下,从西固、武都方向北上无异于以弱击强,难有胜算。从左边绕道青海北上也行不通,因为那一路太过荒凉,沿途无法筹措给养。既然左、右两路都行不通,那么就只能从正面突破川甘边界的天险腊子口了。

这条路径是陕甘支队唯一的现实选择,蒋军方面也是这么认为的。胡宗南部奉命向西进击。鲁大昌部奉命将兵力前移,就连杨积庆部也接到了沿着红军行进路线上各个峡谷据险而守,坚壁清野的任务。所以,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关键,是赶在胡宗南部主力赶到前迅速实现中央突破。若是稍有延误,要么蒋落入蒋军合围圈,要么得在川甘边界活活饿死、困死,要么被迫南下重过草地。

让国共双方都不曾想到的是,第19代卓尼土司杨积庆非常开明进步。他不但对蒋氏的命令敷衍了事,故意放开道路,还暗中资助红军30万斤小麦。这是啥概念?陕甘支队平均每人能分到30斤,而过草地前,红军指战员想尽办法筹粮,作为前锋的红1军团平均每人也就只有5、6斤而已。作为后卫的红3军团平均每人也就3、4斤粮食。因为缺粮,不知有多少红军指战员倒毙在茫茫草地里。得以走出草地的人们,身体亦极度虚弱。

有了杨积庆部相助,陕甘支队发了一大笔“意外之财”,饿得皮包骨头的红军指战员们得以补充体能,快速行进,直扑天险腊子口。

腊子口是条南北走向300米的峡谷隘口,平均宽度仅有8米,山口只有约30米宽,两侧绝壁高7、80米,几乎与地面垂直。腊子河在峡谷中穿行而过。河虽不宽,但水流湍急,难以徒涉。一座小木桥联通东西两岸。桥东是一片宽30余米,长约百余米的开阔地。开阔地后面就是守敌的防御阵地,再往后就是紧贴着山体修筑的碉堡群。

鲁大昌的新编第14师下辖3个旅另2个团。刚开始,他从临漳至岷县的洮河一线部署了2个旅兵力。其中,师部及特务团驻岷县,第5团2个营在三岔门方向,1个营在腊子口。第6团加强12师2个营在腊子口以南据山而守。第1旅旅长梁应奎率第1团驻守武都。在发现红军直驰腊子口后,鲁大昌令梁应奎率2个营前往增援。

梁应奎率2个营与原驻腊子口的1个营会合后,重新调整了部署。他让自己带来的1个营接管了桥东防御阵地。该营机枪连的4挺重机枪齐刷刷对准狭窄的桥面。5团第3营驻守腊子口内,作纵深配置。梁应奎率另1个营作为预备队驻在腊子口北面出口附近的三角形谷地内。

夺取天险腊子口,为全军打开北上生命通道的重任,依然由“开路先锋”红4团担任。9月16日下午,红4团在团长黄开湘、团政委杨成武率领下,一路打垮了鲁大昌部署在腊子口外围的新编第14师第2旅第6团,兵临腊子口。

刚开始,红4团1营打算兵贵神速,从行进间一举拿下腊子口。但却被守敌绵密的重机枪火力给压了回来。黄开湘、杨成武闻讯赶到前沿侦察地形,发现守敌碉堡未修顶盖,绝壁之上未派兵防守,是两个可资利用的弱点。于是,红4团召开“诸葛亮会”,大家集思广益,认为应想办法攀上绝壁,居高临下投掷手榴弹压制守敌,正面强攻才有成功希望。

关键时刻,1位在中央红军经过贵州时参军,被大家亲切地称为“云贵川”的苗族16岁小战士挺身而出,声称长年在大山里生活的自己有办法攀上那高约7、80米的绝壁。红4团指战员遂找了个守敌望不到的转折死角,让“云贵川”给大伙儿现场演示一下自己的绝技。但见这位小战士拿着一根头部装着铁钩的长竹竿,用它钩住绝壁上的树木,双手攀住竹竿往上爬。就这么手脚并用,节节攀升,终于攀了上去。

有了这么位身怀绝技的小战士,红4团立即制订了个迂回攻击计划。团长黄开湘决定亲率1连、2连从腊子河下流想办法过河,然后攀登绝壁,从绝壁顶上由南向北实施高空迂回,预计凌晨3点到达指定位置后,从腊子口守敌桥头防御阵地后上方实施居高临下的火力突袭。杨成武率由原红33军98师294团改编而成的2营实施正面强攻。

此战事关红军生死存亡,林彪也来到前沿指挥所掌控全局。16日晚21时,行动开始。黄开湘率2个连兵力在腊子口下游用马匹驮载着过河,然后由“云贵川”一马当先,攀上绝壁,放下绳索,让战友们攀索而上。为掩护迂回部队行动,红4团2营6连也同时对桥头实施佯攻。

那一晚,几乎所有的中央领导都失眠了。人们在焦急地等待消息,都在担心如果当晚不能突破天险,拖到岷县方向的敌军援兵赶来,再想攻下腊子口就更加难上加难了。敌军守将梁应奎也很着急,他生恐腊子口有失,不停地要求鲁大昌速派特务团增援。

凌晨3点,约定的时间到了,但迂回部队就位的信号弹仍未升起。凌晨4点,还不见信号。杨成武再也等不下去了,只能下令2营营长张仁初率部实施强攻。张仁初组织了两路突击队,一路摸到了桥下,一路运动到桥头,准备同时展开突击。就在他们与守敌打得热火朝天之时,夜空中突然升起1红1绿两颗信号弹,黄开湘新率的迂回部队终于运动到位了。

刹那间,红军阵地上一片欢腾,士气大涨。红4团主力立即打出3颗红色信号弹回应。总攻开始了,桥头守敌突然惊恐万分地发现,无数的手榴弹和子弹从身后的绝壁顶上倾泻下来,位于桥头之后的敌第5团3营的纵深阵地也同时遭到红4团迂回部队的攻击。守敌战斗意志立即垮了。

红4团2营一鼓作气,夺下桥头阵地后,一刻不停地向敌防御纵深发展进攻。红1连、红2连从绝壁上冲下来,截断了守敌1个营的退路,配合正面进攻的2营全歼了这股敌人,并占领了敌弹药库。他们补充弹药后,继续向三角谷地进攻。如果梁应奎率预备队能坚持到新编第14师特务团援兵到达,红4团还将面临着艰苦卓绝的战斗。

不过,梁应奎等来的却不是援兵,而是鲁大昌送来的几箱迫击炮弹。原来,前来协防的蒋军第12师起了将鲁大昌部赶出岷县的心思,鲁大昌部主任都撒在各处,身边只有这么1个特务团作贴身护卫,可不敢将这个团派去腊子口而让自己变成便人宰割的光杆师长。

在明白不可能等来援兵后,梁应奎的心理防线崩溃了。在红4团凌厉的攻势下,守敌溃不成军。9月17日凌晨,天险腊子口全部落入红军手中。陕甘支队大队人马从这狭窄的隘口喷涌而出,惊得岷县之敌顾不上内讧,慌忙闭门不出,任由红军占领了大草滩,将鲁大昌历年积蓄于此数十万斤粮食和2000斤盐一扫而空。

因为就在几天前刚得到杨积庆30万斤小麦的资助,这次红军缴获数十万斤粮食只能算是“锦上添花”。但川甘边本就缺盐,此前红军所携食盐已基本用尽,不少连队被迫淡食。少数“富裕”连队也不过在做饭时由指导员将贴身保管的,不过麻将牌大小的盐块用手指夹住,放到饭汤里搅一下,便算是放盐了。如今一口气缴获了2000斤盐,平均每人可以分到2两左右,这绝对是意外之喜,“雪中送炭”了!

通宝推:strain2,梓童,翼德,柴门夜归,方平,红军迷,PCB,不远攸高,秦波仁者,nettman,绝望坡前,
家园 应该是红1军团红3军团
家园 红军攻打蜡子口的故事,知道的人多。可杨积庆帮红军的事

知道的人就不多了。但是杨积庆在这一紧要关头对中国革命的贡献,是不应该被忘记的。楼主能多讲几句杨积庆吗?谢谢。

家园 1,4方面军会师后改的。
家园 杨土司之子杨复兴

解放后,党和政府没有忘记杨土司在革命最困难时期对红军的援助。1950年10月, 中央慰问团来甘南时,带来了周总理对杨土司之子杨复兴的感谢信,并给杨复兴及其部下赠送了珍贵的彩缎、丝像、金笔等礼物和纪念品,以深谢杨积庆土司当年对红军的援助之情。1949年9月11日,杨复兴接受党的教育和影响,在岷县参加了通电起义。杨复兴解放后历任卓尼县县长、甘南藏族自治州(区)副州长、甘南军12分区副司令员等职,后任甘肃省人大副主任职务。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