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敝帚自珍)

主题:【原创】新年政治经济展望之五:国债陷阱(一) -- 井底望天

共:💬510 🌺3475 🌵5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讨论】井大刚起了个头

所以事情还没有说圆。小本先瞎跟几句:

1)铸币税的抽取,相当复杂,在一个限度内,使用人是容忍的。但每单位货币抽了多少税,随时在变。有时候,发钞人突然提高了货币税税率,但使用人还没反应过来,就不能说使用人接受了新税率。

2)美国为能收货币税,也付出了巨大代价,比如当世界警察。到目前为止,大多数国家认为美国的工作,完成得好的时候多,最近不好,但不等于将来不会改正错误。

3)滥发货币的后遗症很大。如果90年代你买了部佳美,那是好车;最近几年再买,可能不大满意。但两部车是各自独立存在的。而货币不同,滥发的美元是“劣币”,但同早期的“良币”美元无法区分,迫使良币一起被摊薄。而能解铃的,只有FED。

4)由于世界财富的70%以美元计,那么,所有的国家和大财主,普遍希望:一,美国能重振美元,让自己的钱袋安稳;二,重振美元时,不要牺牲我。这样一群乌合之众,要去反美元,反得成,只能说美国自作孽,又犯什么大错,否则是绝对无戏的。这种状况,大概还要几十年。

5)那么,反美元就没希望?也不是,一是需要时间,二是需要反美元的最大一股力量参加进来。

这股力量,是美国自己。

本嘉明:【原创】<货币之锚>(第二章)都是货币惹的祸 (2)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