敝帚自珍 五千年

主题:【原创】宿命难逃,命运玩笑 -- xx28

共:💬789 🌺2663 🌵3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第6章 山中生活

修的是神功,学的是绝学,可山中的生活,因僻处深山,所有现代社会的物质基础都没有,何其简陋,可以想象。

晚上点灯照亮用的是菜籽油。因为穷,在晚上油灯照亮也就很短一小会。息了油灯,是在月光下练功,练到睡觉。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我直到八、九年以后,才再在有电灯的房子里生活。

我们吃的东西除了粮食外,大部分是自己采自山中,竹笋、蘑菇、野菜、野生植物等等,同样因为穷,粮食也买不了多少,根本不够吃的。尽管老爷爷身着道袍,但在政府他不属宗教局挂名的道士,分属山民,但当地也没分给他土地。当然也因为我们没有土地,就没有土地上的收入,唉,其实有土地老爷爷也不会种植庄稼。所以,我们在物质上几乎是没啥的,后来我要用很多时间为老爷爷弄吃的。

我们能有的收入,一开始是老爷爷外出看病获得的诊金,再就是我们利用出山的机会,把在山中采到的药材拿到山外卖掉,换回钱来我们一老一小才能讨生活。

山中生活本就清贫,在老爷爷一心教我学习道医后,更是雪上加霜,渐渐老爷爷走不动了,就让我独自出山卖药,可是因为年龄小,我也不知去看人家如何定价出售,只是按老爷爷说的价卖掉,而老爷爷根本不知行情,用打击自由市场时的价卖改革开放后的物,我们亏大了。这还是我上高中时回到山里才弄清楚的。

当时,我觉得我和老爷爷都那么辛苦了,怎么还吃不饱饭呢?在集市上,卖了草药才拿到那么少的钱,看什么都想买,可都是买了这个,就买不了那个,虽然都需要,可买粮食是最重要的。看老爷爷那么老了,总想给他老人家买点肉啊、油啊、豆腐啊,最基本的副食,没有钱我孝顺他老人家都办不到,只能恨自己年纪小什么都做不好。

因为连吃都吃不上,别说穿衣了,一身所谓的道袍,说的是小孩子我的,破烂不堪,有个成语叫衣衫褴褛,就是那个样子。难得换件新衣,衣服破了,开始老爷爷还能为我补,后来他认不上针,就让我自己补,我补也补不好;更不要说个子长大,衣服缝补好,就更难以穿上,即使穿上,箍在身上,啥也干不了;布料已糟,劲使大了,衣服还是得破,所以大部分时候就让它破着,像个叫花子,到山外让人看到都嫌弃,人家看我的眼神和神情,那鄙视的滋味可让我难受了。

让我更为不忍的是在冬天。天寒室冷,老爷爷年岁大了,自然身体火力不旺,穿了一身棉道袍仍是冻得哆嗦。本该生个火盆,可要烧炭,得有钱买,但老爷爷拿不出。

我傻乎乎的,弄来干木柴,在外面烧着,烧得像木炭时,移到屋内。是能增加些温暖,仅是微暖,起不了多大作用,可还有烟,能把老人呛得咳嗽。

此尝试不行!

不行怎么办?没办法,将就着呗,可我还得拼命用功……

老爷爷和我生活艰辛,也怪我们自己啊,没经商的头脑很是吃亏的,别提它了,真是比不了浙省的当地人。尽管经济上如此不堪,老人不让家里打扰我,基本得不到姥爷家和我父母的支援,他老说:“出家了,就是出家了,没有让你斩断与家中联系,但你也得有出家人的心态,一切依道门规矩。”

这个我死活不能理解,是因为叛逆的年龄?

随着年龄渐大,我已有很多办法打蛇、捕獾等危险的动物,甚至是徒手抓蛇,多弄些山里的动物肉给老爷爷熬汤,为他老人家补气养生。

离家若干年后,都记不得到底哪年了,一天我刚下的夹子夹住个山鸡,高高兴兴地跑回茅舍,想向老爷爷报喜。

到了茅舍,见到一个高大的男子,令我怔怔地站住,不知如何见人。原来是父亲,他不喊我的名字,几乎不认识他了。

父亲见了我的样子好难受,可我还啥都不在乎,不能说,只好憋在心里。

老爷爷要我多做些饭,做些好饭,招待父亲。于是,我高兴地用刀割断山鸡的脖子,把血控到瓷碗里,拔光山鸡毛,从水缸舀了水,边清洗山鸡边与父亲说话,那时还知问姥姥姥爷是否好,埋怨妈妈怎么不来看我,却没说我要回家。

爸爸关切地问:“儿子,你这里生活太苦了,受得了么?”

“我没事,就是老爷爷岁数大了不抗冻,有床厚棉被才好。”

我是一点没想自己,一心在老爷爷身上。

父亲饶有兴趣地看我一阵忙活,觉得这个儿子还是很能干的,不觉有些为我骄傲。

洗干净山鸡、竹笋、蘑菇,然后放在砂锅中清煮,汤里搁了些山间采到的有香气的叶子和草。老爷爷说:“这种不知名的草最是提味,乃是仙物啊!”以后每逢遇到我都采下,晾干后碾成细粉,充作调味料。

煮得功夫不大,满茅舍就有了让人指动的香气。

煮熟后的山鸡肉和汤,第一碗盛给了父亲,他边喝汤边不住地说:“鲜,味道真鲜美。”这是难得的肉食,但也只给父亲放了半只,看样还不够他塞牙缝的。我没有喝一口,大部分让爸爸吃了。我吃的是父亲带来的西式糕点,觉得那才是最美味的食物。小孩子还是喜欢甜的东西,这个时候忘记应该留给老爷爷了。

父亲陪我在山上生活两天,可我并没中断每日课业,该练功、该背书、该练针法、该采草药,一点都不耽误。为父亲做的不过是每日给他做饭吃,吃些山中的物产,这时老爷爷才大方些。父亲也是幸运,刚一上山,赶上我抓到山鸡有肉吃,反而产生错觉。

父亲在山上的时候,实际我们的情况很不好,吃完了山鸡,基本上顿顿是素食,还少油水,当时也不知他吃得惯么,都没问他。我年纪小,早就忘掉幼年时的生活,根本想不起那时自己是吃得饱穿得暖的;而且也不大知山外的事情,以为就像我们山上的物质水平,真是坐井观天,出了山才知道。

老爷爷给父亲诊脉,说父亲有骨骼关节的劳损,就让我每天为他按摩两次,并教会父亲诸多按摩手法让他回去自己按摩,说坚持下去会保护好身体撑重的关节,带兵打仗才有根基。

我小小年纪给父亲按摩,在他身上用劲,头上大滴的汗滴落下来,让爸爸看得挺不落忍,轻轻对我说道:“儿子,要不就别按摩了,瞧你汗出的。”

老爷爷在旁边不干,说:“小孩子力气大,不碍事,按摩就得用力,要不不管用。在山上,小孩子给别人按摩的时候不多,让他多练练,才有长进。”

见老爷爷如此说,父亲便不坚持了,忍受着我那些按摩动作对他伤处施加的痛楚。我一边按摩一边感触父亲骨伤处组织的硬和结,一个流程下来,父亲在痛后感觉大好,腿的支撑和灵活改善很多。他拍了我的头,“儿子,你的手法不错,跟老爷爷学到本领了。”

“那你回去也坚持给自己按摩吧,别让伤处再厉害了。”我关心地对父亲说。

不过,听了父亲的称赞,让我挺开心,小孩子就喜欢听别人夸。而爸爸听了儿子关爱的话,那也是心舒!

爸爸走的时候,我很舍不得,送他走了很远很远。父亲怕我一个人回不去,我对他说:“山里我都跑遍了,丢不了的。倒是爸爸你,初次来山里,怕会迷路呢。”

小孩子好几年没见过亲人,好不容易见到怎能不粘在家长身上呢?我还嘟囔着让爸爸下次来多给我带好吃的,这在老爷爷身前是不敢说的,他老不让我管家里要东西,说出家了就得靠自己的本事,要不你凭什么修炼。

可小孩子嘛,心中藏不住念头,到了合适的时候,自然而然地说出来,一点也没有受到“出不出家”的约束。

父亲来了,给我带了不少书籍,大多是课本,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的都有。那些课本我很快就自学完了,反正按照课本上的要求写呀算呀,就连简体字也是自己摸索,查字典弄清楚意思的,还和繁体字对照识字。

到了10岁,我学习的能力愈加强了,家里带上山的书我都反复看了数遍,差不多能背下来,甚至都能给老爷爷完整地讲出来。讲的那些事,老爷爷常用简单的话语进行评判,还让我自己分析,增长些敢于怀疑的思辨能力。

对了,父亲倒是给我带了一身衣服,是妈妈让他带的,说:“儿子大了,在山上怕是要花钱,想必也买不了什么好衣服。”

穿上妈妈让带来的时尚衣服是体面,让我高兴一段时日,比件道袍适合山上活动劳作,可是经不住日日在山中石上磨树枝挂扯,很快破了,也缝补不上,再无体面,好在是大些,破衣也合身。

日子就在修炼、用功、谋生活中忙碌地过着,只知道冬去春来,花开花落,我和老爷爷孤独地在山上活着。好日子呢,就是挖到一棵珍稀的药材,或是打到一个走兽、蛇什么的,亦或是采到不少的蘑菇、竹笋。

有了这些东西,要不就是能改善生活,要不就是能吃饱些肚子,都让我愉快。

通宝推:时间的影子,苏仙岭,林三,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