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敝帚自珍)

主题:【原创】朗姆可乐聊历史 -- 骨头龙

共:💬1328 🌺15046 🌵123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89
下页 末页
家园 举个例子解释一下

话说铁匠挣了钱之后,就不做100块的养生按摩了,他去做300块的大宝剑;

按摩师钱多了以后,去找理发师,“今天不找店员剪头,要总监剪”

理发师钱多了以后去找洗脚师,“今天不做中药足疗了,要做至尊大宝剑”

...

家园 估计不是团灭那种

邻居都还在,大家还能重新划分土地,说明基本的地形地貌还在。想想黄河发水了,你们村还在不在都不一定了。

在美国加州呆了一段时间,感觉这种热带沙漠里的河流,真的不到肆虐的地步。退一万步说,泛滥完了大太阳一晒,十天半个月就干了,哪像华北平原可以一泡一个月。 再说这热带没有特别需要赶的节气。没有像东北那种,耽误了几个星期这一年你就算白干了那种。早点晚点,问题不太大。热量足够,降雨很少(不用担心涝),如果你再临河,方便饮水灌溉,简直就是农业的天堂。

家园 概率和统计是不一样的

当说到某件事的概率是x,那么可以认为已经做了无数次实验,这个事件在x%的情况下出现(这也就是频率的极限是概率的另一种说法)。所以即使在上面的例子中,即使没提到多少次,理论上也可以重复无数次。

这样理解当然不是很好,所以现在概率课程里一般都用公理化定义,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函数对应所有事件,且符合三个条件,那么它就是可以用概率论去计算,这样概率论成为建立在测度论基础上的一门数学学科。

.

而实际中应用概率论时,往往需要统计去确定上面提到的这个函数,也就是概率。比如对一个不均匀的硬币,只能通过实验的方法去确定正面出现的频率,如果次数够多就用这个频率去当作正面出现的概率。而实验中的参数比如次数、均值、方差等等可以用来估计这个概率的可信度等信息。

根据经验,有时候可以不通过实验来确定概率,比如说通常我们认为一个比较新的硬币其正面出现的概率是0.5,而不需要通过扔几百次来试验(实际上已经有人做过了),把这个总结一下就出现了古典概型(注意不是“概率”)中的“等可能原理”。很多时候可以简化问题分析。但这个“原理”实际上最大熵原理的一种形式,当事件不是“等可能”的时候有时也可以用最大似然估计等方法计算其概率。

贝叶斯方法可以看成两者的结合:先根据经验给事件一个“先验概率”,然后根据实验对这个概率结果进行修正得到“后验概率””。这个通常在实验成本比较高的时候采用。

以上几种确定概率的方法各有优缺点,要看实际情况采用。

.

另外统计的源头也是和概率不一样的,概率学是从赌博中诞生的,一般认为是17世纪帕斯卡发现的。而统计可以追溯到古代国家刚刚诞生的时候,所以统计学曾经叫“国家的计算”,也所以统计学的英文里有“state”这个词根。

通宝推:PCB,
家园 也许季节性泛滥的河太有规律了

每年定期泛滥,什么时候该跑,跑多远太明显了。

家园 看来你没去过二殿

都江堰二王庙,俗称二郎庙,是个建筑群。我是2003年去的,那时候主殿祭祀李冰,陪祭李二郎,二殿祭祀李冰夫妇。格局大概这样: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2005年二王庙复祀二郎神,二王庙恢复为二郎神的祖庙,所以有些建筑命名上也有了变化,但第二殿依然祭祀李冰夫妇。

二王庙规模宏大,从乐楼(正山门)起,庙内建筑分主殿三重、配殿十六重。主殿二王大殿内奉祀三眼二郎神,附祀木制杨二郎神像;老王殿供奉李冰夫妇;老君殿主祀太上老君,陪祀南极仙翁。左右配殿有青龙殿、白虎殿、三官殿、灵官殿、城隍殿、土地殿、玉皇殿、娘娘殿、祈子宫、丁公祠、圣母殿、魁星阁、龙神殿等。

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二王庙

可以看到上面说的是“杨二郎”而不是“李二郎”。事实上上李冰根本就没有儿子,“李二郎”是后人杜撰的,有人推测说是古代认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给李冰安上两儿子可以使他更完美。但其实早在清代就有了另外的解释:“二郎神杨戬系上界天神具三眼…李冰治水之精神感动上苍,玉皇大帝派遣杨戬下界化身为“二郎”斩妖治水…”,这个也被现在二王庙采用了。

.

但实际上“二郎神”可能是古蜀国就有的民间信仰。清朝《灌江备考》说:

二郎为蚕丛之后,故额上有一纵目。

而蚕丛的“纵目”来自《华阳国志·蜀志》:

有蜀侯蚕丛,其目纵。

古代以为这个“纵”是“竖”的意思,所以“纵目”就是竖着的眼睛,所以认为二郎神额上第三只眼睛可能就是这么来的。但三星堆出土后现在认为“纵”是“突出”的意思。(三星堆也出土了形似“三尖两刃刀”的玉璋)。

二郎神在五代时地位被大大提升,被当时的割据势力奉为护国神,他的庙也在灌口,就在李冰庙的旁边。直到宋朝统一四川,二郎神又转入民间,但依然信者众多,王小波,李顺起义也借用了他的名义,所以之后官方禁止信仰二郎神,但屡禁不绝,宋仁宗时代想了个办法,恢复祭祀二郎神,但没有恢复二郎庙,而是把二郎神并入李冰的庙中,说他是李冰的次子,试图隔断二郎神和蜀地的联系。

再后来李二郎也有了官方“王”的身份:昭惠灵显王,所以李冰的庙也就成了“二王庙”,但民间一直有“二郎庙”的叫法。

.

而祭祀李冰的这个庙,本来是祭祀蜀帝杜宇的(也就是“望帝啼鹃”那个),初建于东汉,叫“望帝祠”,后来才改成祭祀李冰:

初建于东汉,原为纪念蜀王杜宇的“望帝祠”。南朝齐明帝建武年间(494-498年),益州刺史刘季连迁望帝祠于郫县,改祀李冰于此,命名为“崇德庙”。宋开宝五年(972年)扩建,增塑李冰之子李二郎神像。崇德庙历史上亦有江渎庙、李公庙、王庙、秦太守李公祠、真常道院、川主庙、显英王庙、二郎庙、二王宫之称,清以后改称二王庙。

可以看出,本来祭祀李冰的庙,后来被反客为主,成了二郎神的祖庙。现代祭祀李冰的日子也选在了传说中二郎神的诞辰-农历六月二十四。(李冰本人的生卒年都不太清楚,《史记》里甚至没提到他姓李,只说“蜀守冰”)。

另外据说李冰死在什邡附近,唐时那里也有祭祀李冰的“大郎庙”。《唐书·地理志》:

大郎(王)庙,在治北五十里,大蓬山之阳,蜀太守李冰神祠。

.

二郎神之所以能反客为主,在于这个传说在中国流传的越来越广,影响力远远超出本来的蜀地,并和其他的民间传说“合流”,出现了“梅山六弟兄”,“劈(桃)山救母”,“担山赶日”等,而他的出身也变成了玉皇大帝的外甥,名叫杨戬,父亲扬天佑,母亲张三娘(也就是三圣母,因玉皇大帝姓张,所以她就成了“张三娘”),有时还有会有个哥哥(因为如果是独子叫二郎会比较奇怪,所以有时会出现一个哥哥,但也有的传说里就是个独子)。其中劈山救母又演化出沉香劈华山救母的故事(然而自己在自己的衍生故事中成了反派,这上哪儿说理去,不过好在不用提是不是有个哥哥了:沉香是个独生子)。

.

京津河北一代流行的是“担山赶日”:

河北《完县新志》

塔山坡塔前有二石柱各长丈馀交叉并立数里外即能望见传为二郎杨戬担山所遗...

北京《朝阳县志》

窟窿山,距县百馀里在十八奤村西北有山两座相距十里许,即俗所称二郞担山者此也,山形高耸中有苍松怪石下有古寺宝塔沙环水抱树木丛杂观其孔如圆镜窥其大如碾盘两山相对两孔相悬洵奇境也。

北京《顺义县志》

南端有石炕面积方丈许梳妆台,传为辽后置北部有石印二据土人称为二郎足迹及担木印。

《永和县志》

大铁钟,一在县南钟楼山,一在县北呼家庄,高九尺余围一丈二尺多厚五寸两钟形式大小相同内可容四人玩艺四人参觇,俗传先世二郎神担之于此忽坠落焉。

家园 你这里的数字不对

就像会计做账一样,有进就要有出。你把每一步的数字都给出来就能发现问题所在了。

比如

铁匠挣了钱之后,就不做100块的养生按摩了,他去做300块的大宝剑

意味着按摩的人付出了比100块多的劳动,是300块的劳动。如果其他数字不变,逻辑链还是断的,只不过把断裂处从铁匠转到了按摩员。我的提示是:300块不管是铁匠还是按摩,都是劳动换来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通宝推:翼德,
家园 很有意思的例子,我要补充一个基本常识

这个常识,河里似乎认可的人不多:交易可以增加财富,贸易并非零和游戏。(防杠声明:这里默认的是正常的市场交易,并非强买强卖那种)

这就是为何“中国改开几十年来财富快速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大规模的出口”,以及铁匠的到来,会导致“这样每个月这个村子就有300块的净入账(顺差)”

这个思想游戏还可以再补充几点:

1)其实甚至不用铁匠的到来,也能有顺差,例如,理发师Tony出了名,周边三个村的人都过来找他理发,每个村每个月来Tony这里消费一百,一样可以有300的顺差

2)铁匠之所以能用500块钱卖锄头,是因为有人愿意出这个价钱,之所以愿意出这个价钱,是因为“预期”能用锄头挣更多的钱,可以回本。

3)同理,奢侈皮带之所以能够卖高价,同样是因为存在买家愿意为此买单,其“预期”也许只是能得到更好的心理享受,炫耀自己是有钱人。

4) 铁匠是否会投资鼓风机做产业升级,跟他自己的“预期”有关,而他的预期,来自市场的反馈,铁匠自己比其他人更了解市场。很重要的一点,他的预期,不仅仅是跟锄头的销售相关,他还会密切灌注市场内其他锄头铁匠的动向。

美国的话题就大了,不展开,只说一句:他们的政客太愚蠢了,缺少经济学常识,搞这种贸易保护,只会导致通胀加剧,倒霉就是普通老百姓。

通宝推:脑袋,翼德,
家园 【原创】与小儿辩毒看美国思维

家中小儿与我辩论毒品这个事情,虽然我相信他们不是想去吸毒,至少目前不会,更多是处于青春期反叛去挑战成人,但是从他们的论点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典型的美国式思维。小儿的论点是:

第一、小儿说:酗酒的危害比吸毒大。

作为一个中国人,可能对于这种观点瞠目结舌,怎么可能吸毒比喝酒危害小?得益于于美国建制派这几年的大力宣传,美国的青少年中很大比例是坚信这点的。

这个叫“混淆概念”

第二、小儿说:既然反正也无法禁毒,还不如把毒品合法化,这样吸毒致死的人数反而能少点。

这也是会令中国人瞠目结舌的方法论。禁毒没有完全成功,不是说明我们的方法还有问题吗?难道不是应该认真分析问题,实施更好的解决方案吗?类似这种方法论我们在欧美的“法学家们”对于正义的辩论上也可以看到,类似于“既然完美的实质正义无法实现,那么我们索性就不追求实质正义了,干脆追求程序正义好了”

这种辩论技巧的核心就是:先预置一个前提“XX目标无法完成”,然后在这个前提下提出方案。这样他们就把原先的目标“更好的禁毒”或者“更好的实现正义”偷换掉了。

这个叫“偷换目标”

第三、小儿说:葡萄牙就开放了毒品,吸毒致死人数有所下降,所以美国应该向葡萄牙学。

葡萄牙全国跟重庆面积差不多,人口只有重庆的三分之一。而美国面积是葡萄牙的一百倍,人口是葡萄牙的四十倍。两个体量差别如此之大的国家,把葡萄牙的一套直接生搬硬套到美国,能一样吗?

不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去实事求是地解决问题,机械地生搬硬套,这个叫“用应然代替实然”

第四、小儿掏出手机,一边查一边说:中国吸毒人口增加了多少,中国毒品问题有多严重等等。

这种美国舆论洗脑的信息真实性先不说,本来讨论的是美国毒品问题,怎么突然扯上中国了呢?其实这是非常典型的美国人的世界观,就是我们之前说的美国的“二元论”,这套理论我们之前已经反复批判过了,这里不再赘述,我们来说一声他们是怎么具体应用的:美国人眼里中国人是“恶人”,“恶人”禁毒,“恶人”搞砸了,不就证明美国人的“不禁毒”的策略是正确的了么?你看他们这个逻辑是这么绕一圈回来的。

这个叫“甩锅”

对于美国人来说,这招甩锅用处可大了,相较于实事求是分析问题,脚踏实地解决问题那么辛苦,只要用“甩锅”挑别人的错就可以证明自己的对,是多么轻松啊,实在挑不出别人的错还可以造谣么。

虽然这只是和小二辈的辩论,但是这个里面清晰地反应出了美国人典型的世界观、价值观和方法论。我们可以看到在现实世界中,中美之间的政治、经济交锋中,处处都体现了这四条现象。我们在和美国的沟通中,处处都会出现这种鸡同鸭讲的感觉,就是因为这种底层观念的差别。就比如禁毒这一问题上,当然我可以就上面的四条逐一进行批驳,但是美国人就会在每一条中,反复应用这四条技巧,纠缠不清,喋喋不休。

怎么评价美国这个民族呢?你说他傻吧,其实并不傻,但是美国人的精明全用到了这种“术”上了,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禁毒这种正事是做不来的,辩经倒是第一名。

元宝推荐:加东, 通宝推:白马河东,知其何休,白玉老虎,一个历史,年青是福,青青的蓝,千里不留行,陈王奋起,三笑,epimetheus,死扛着,破鱼,颐颢山庄,empire2007,何求,脑袋,加东,exprade,天狼星,lilly,PCB,吃土的蚯蚓,天马座,风雪,newbird,不远攸高,大眼,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家园 上个月在内地出差

搭出租时和司机闲聊,问他对取消教培看法如何。

司机有个正在读中学的女儿,照一般的理解取消教培应该可以减少他的开支,他应该拥护,可实际上,他是完全地反对。

我问他,取消教培不用花钱难道不好吗?

他说,取消教培有什么用?高考不还是要考,成绩考不好不还是上不了大学。如果不能取消高考,你取不取消教培家长不还都得想办法给孩子补习,谁不希望孩子考个好成绩、上个好大学。

我说,那取消教培大家都不补习不是也公平?

他说,谁说都不补习,有钱的可以请家教,不让公开补就私下补,不会有什么损失,反而是像我们这样的基层,请家教太贵请不起,原来的补习学校又被政府弄没了,自己又没能力教,要想提高孩子的成绩肯定还要想办法补习,时间精力包括金钱全都要多花不少,这个政策完全没考虑我们的实际利益。

我说,这个取消教培的政策原本是想给孩子减负,提高公平度的啊。

他说,减什么负,除了折腾大家,看不出来有什么用,而且这个政策实际上是人为制造差距,保护上层。把补习的门槛提高了,补习变成有钱人或者知识分子家庭才有的特权,这不是坑我们普通人吗?

我不敢说这个出租司机的意见代表大多数,但他肯定有相当的代表性,最起码,说明这个取消教培的政策争议很大,效果难说。

可是在河里,我看到的主流意见都是支持这个政策,我就有些奇怪,这和我听到的东西差别不小。难道河里发言的都是小年轻或者孩子不需要补习的?

通宝推:西安笨老虎,ccceee,
家园 英雄史观和人民史观的前提条件

英雄还是人民,谁者在历史上地位更重要?希贤同学讲了,没有大哥的带领,我们还要在黑暗中摸索好多年。当然,这个是希贤同学自己选择的单位,年。实际情况会是怎么样,只有老天知道,也可能是十年,也可能是百年。看过百年孤独的,会对这里面描述的黑暗循环充满绝望。

中国革命光有农民作为生力军是不行的,需要有党的领导。党是什么,党是精英的集合体。领袖是什么?领袖是党内精英。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先搞弱点,人的弱点是脑袋,组织的弱点是领袖,是英雄,是精英。人再长出一个脑袋是不可能的,无他,元气消耗太大。组织再出现一个领袖,要经过一轮轮竞争筛选,一遍遍出血,如果候选人势均力敌,时间和消耗就更大了,甚至都可能耗尽这块地里所有的养料。此时如果有强大外部势力干预领袖候选人竞争,那绝对是灾难。

绕是毛委员天纵雄才,千年一出,在几十年中国历史发展中也频生无力之感。

以旧中国革命来说,大部分精英是有知识的人,旧中国培养或者生成一个精英的成本是很高的。

不断的清理敌对势力的精英,不仅仅是精英本身,还消耗了培养精英的成本。

中国文明之所以能传承数千年,可以说血厚(人多)是一个最重要的因素,经得起折腾和消耗。

所谓饱和式救援,无非就是消耗的起,而且消耗的过程也积累和锻炼了人,进化了精英,提高了英雄发生概率。

简单点说,小国寡民,英雄重要性很高;无限资源人口大国,人民重要性很高。

从奥巴马,川普,到拜登,这也可以看作是某种饱和式抗中,最后结局如何,还是要看中美各自家底能扛得住折腾多长时间,如果折腾过程中还有收益,那胜率就更大了。

通宝推:青青的蓝,
家园 不能走生产力提高的内循环道路么?

理发师提高生产力,学会(或引进设备)按摩、洗脚,原来的按摩师、洗脚师去种水果、养羊。

这样大家都有水果、羊肉吃了。

家园 这位不是美国普通的小儿

美国人极端美国中心化。绝大多数人不知道葡萄牙在世界上什么地方,更不可能引用葡萄牙的数据。事实上我来美国从读书到工作到创业,除了世界杯比赛,最多再除了一次听人聊旅游目的地,没有听说过“葡萄牙”这个词。另外我看世界杯因为我不是美国人。美国人更关心篮球、棒球、橄榄球、冰球。

同样地,一般美国小孩绝不会去查中国数据,除了一些高端私校做有关中国的项目。

所以我不觉得那个小孩可以代表美国小孩。孩子在美国的河友可以讨论。欢迎不同看法。

回到正题。“对于美国人来说,这招甩锅用处可大了,相较于实事求是分析问题,脚踏实地解决问题那么辛苦,只要用“甩锅”挑别人的错就可以证明自己的对,是多么轻松啊,实在挑不出别人的错还可以造谣么。”

我的观察,美国人不这样。

美国升斗小民根本就是日子人。不关心国际大事。听极端政客唠叨从而不喜欢中国是有,但绝不会在毒品滥用问题上和中国比烂。

有抱负的,脚踏实地得很。我孩子去的冰场,早上七点停车场一定停满车。大部分是白人。另外有抱负的美国人纪律性吃苦能力不一般。我孩子训练的一项,是全速冰上前进中面朝下卧倒。反正我不敢做。牙还没换的孩子们教练一声哨响眼睛不眨地排队照办。

所以美国有微软、亚马逊、谷歌。这些公司不是甩锅能甩出来的。

美国问题很大。同时,中国作为它的主要竞争对手,要客观地知己知彼。

通宝推:道可道,青青的蓝,燕人,
家园 九边有个文章,题目是“为什么教培必须死”

写得非常明白。

他把教培的主要影响群体分成三类人(其实还有一类就是教培从业者),每一类人单独分析。

所以河里的这个主流态度,一定程度上表现出大家对这种问题认识的深度。

而你案例中提到的出租司机的理由,我只能说,他很多逻辑(或者说对教培对成绩的影响认识)没转过弯来。教培不教培,对于九边提到的第一类人和第三类人之间来说,他们的差距其实并没啥显著变化。而重点是,第三类人群那么庞大,这群人都被教培裹挟,占用那么大的社会财富和资源,卷得一塌糊涂,这值得么。

家园 九边的文章我也看了

搜了一下,在这里有:https://zhuanlan.zhihu.com/p/658615817

几点感想:

1. 打击面最严重的是那些推一推就上去,松一口气就下滑的普通孩子

2. 打击教培确实会有阶级固化的效果,但是,固化的选择,除了靠钱了,还可以是看天赋了,智商好,而且自律的孩子容易出头,这种算是天择吧。

3. 我猜,受影响的家庭不会坐以待毙,未来几年可能会有的趋势是,夫妻俩一人主外,负责挣钱,一人主内,负责孩子的教育,面对家长的教培会越来越多,培训家长如何教导孩子。

家园 这个其实可以慢慢辩论

第一、小儿说:酗酒的危害比吸毒大。

如果从统计数据来说的话,目前的确如此。每年酒后驾车的比吸毒的多得多。形成这种观念,就像你说的,主要是小孩从来没有接触过中国历史,不知道解放前全国种毒吸毒,从世界第一跌到半殖民地的情况。而我们之所以有体会,一是从小反复教育,二是我们都在小时候多少体会过中国当时的贫穷状态,因此对毒品误国有感性认识。但现在即使是国内的年轻人,从小见识到的是富足的生活,对毒品的概念就和我们不同了。

第二、小儿说:既然反正也无法禁毒,还不如把毒品合法化,这样吸毒致死的人数反而能少点。

这个其实是照搬美国最后取消“禁酒令”的做法。美国历史上曾经把“禁酒令”写入宪法。然并卵,“禁酒令”最终造成私酒泛滥,扶植了一大票黑帮。最后美国开酒禁也不是因为无法禁止,而是因为大萧条来了,开放酒禁可以得到更多的税收😅现在鼓吹毒品合法化的,其实也主要是想抽税。这个还可以比照赌博业。2008年经济大衰退前,美国只有内华达和新泽西的某些县和印第安保留地可以开赌场。08年后为了刺激经济,几乎每个州都允许开赌场了。这种不事生产的歪门邪道属于在经济上饮鸩止渴的。

第三、小儿说:葡萄牙就开放了毒品,吸毒致死人数有所下降,所以美国应该向葡萄牙学。

这个统计数据或许是有的。但还可以看看葡萄牙开放后的医疗开支增加了多少,就业率又下降了多少等等。

第四、小儿掏出手机,一边查一边说:中国吸毒人口增加了多少,中国毒品问题有多严重等等。

这个直接给他看《2022年中国毒情形势报告》:

截止2022年底,现有吸毒人员112.4万名,同比下降24.3%,较最高峰时期下降56%,占全国人口总数的0.08%;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人员379万名,同比上升11.4%;新发现吸毒人员7.1万名,同比下降41.7%,较最高峰时期下降86.6%。

最后,凡是主张毒品合法化的,大多是白左。而白左又大多主张禁止抽烟。那么可以反问一句:为啥你们对抽香烟那么反对,连烟盒上都要印恐怖图案,还通过各种禁烟法案,连在公共场合都不能抽烟了,反而对于吸毒要合法化,还要开大烟馆?😁

通宝推:empire2007,燕人,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89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