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曹德旺回忆的改开前(1)-文革时靠拿提成成为万元户 -- 天马行空
共:💬187 🌺527 🌵7 新:💬13 🌺45 🌵4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13
上页 下页 末页
家园 我们那里当年的牛人

名字我都记不得了。但是当年真的是一个传奇人物。

东北的冬天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就是没有新鲜蔬菜吃。就是白菜土豆萝卜。弄点粉条花生米就觉得很不错了。要是能有点黄瓜西红柿那简直是天堂。

有需求就有市场。当时最先下手的是国营的副食店。进了一批南方的蔬菜,一时间大家都去抢。但是抢了一次两次就没人去了。因为天气冷,菜都冻了。而且运的时间长,菜不是蔫了就是坏了。虽然大家想吃,但是那种质量实在无法下咽。

结果过了一阵子,很多路边小摊突然开始裹着棉被卖南方菜。质量一下子好了很多。和今天没法比,但是在当时绝对是降维打击。虽然价格也很感人,但是逢年过节买一点还是做的到的。

慢慢的就传开了,这些小贩都是从一个叫王大拿(这个名字真忘了,就是类似的这么一个名字吧),有说他是谁谁的亲戚的,有说他有上百万的。一时间成了一个神秘的风云人物。

后来好多年以后一个叔叔上我家吃饭。他也算早年下海,提到这个大拿时说,其实这个人也就是一个普通人。过去跑采购。他发现用铁路要是运蔬菜水果。要是任由工作人员按部就班,一个换车就得耽误一两天。运到东北早就坏了。他就随着货走,到了地方就给负责的人塞钱,人家先装他的货,硬是把时间压缩到2,3天,就发家了。

通宝推:西安笨老虎,方恨少,
帖:4849555 复 4849153
家园 赵大军、邓太子、李小勇等就是众所周知的投机倒把犯

投机倒把罪一直到1997年刑法才取消的,那些太子党的行为不但不合情理还不合法。

帖:4849595 复 4849279
家园 对啊,所以他的文字不对啊
帖:4849609 复 4849595
家园 你这个厉害了,是大案子

小的,跨县也没事,这是改开初期造假的来历之一,一些地方小企业跨县生产其他地区的名牌。

另外,如果按照你所说,华西村的产品出不了江阴,那是不可能的,确实会面临对方地区的保护主义,这是真实的。

也就是说,对方地区确实可能因为这个投诉你投机倒把,这是可能的。但是不是绝对的。

帖:4849610 复 4849168
家园 这是曹德旺典型的改开话术造假,根本不能作为严谨的证据

这就跟小岗村面临生死考验的话术一样,是完全彻底的造假,实际上,小岗村得到了新兴上升政治势力万里的强力支持,根本没有生死之忧,就是国务院树立的典型,有啥可怕的?

相比较而言,一万红手印的周家庄才是真有一些危险,当然也不是生死之忧,只是当地集体财产会完蛋。

曹德旺这种文字看看就罢了,初期投机倒把的确有可能是死刑。但是不是因为你是个体万元户,而是其他复杂原因。比如,有没有贿赂等等。

这是一篇完全美化曹德旺发展的文字,里面很多隐秘没有写,但是能感到他的问题。

帖:4849614 复 4849296
家园 你的意思是曹德旺没说真话吗?

难道你认为,他当年担心被抓起来是假的吗?

要推翻曹的说法很容易:只要你有国家的政策文件证明曹当年挣钱完全合法,那就是曹在讲大话了。

帖:4849732 复 4849614
家园 这篇文章讲得很清楚了

跟曹的说法大致对的上

帖:4849734 复 4849501
家园 华西村销售不止省内
帖:4849753 复 4849732
家园 这是有意而为之的

那时存在市场经济因素也太正常不过了,因为中国的计划经济运行非常失败

如果中国的苏联式计划经济非常成功,那就意味着中国有着非常强大和路径依赖的中央集权控制的经济体制,如果那样的话,邓小平就只能当地图头和叶利钦了。

就是在中国成功照搬苏联模式一五计划的时候,主席首先看到了苏联强中央集权模式的巨大弊端,从那时起直到他去世前的1975年,他都在一直强调并推行地方分权“块块”经济来改革苏联模式的弊端。

主席的第一次地方分权的尝试在1958年匆忙推出,这是一次不成功的尝试,拿到发展权和人财权的地方政府与大跃进运动叠加在一起,加之当时中国才刚刚经过一五计划的发展,各方面的物资条件仍很匮乏,不足以支持这样的分权。于是在遇到挫折之后,刘少奇主导把分散出去的权利再次集中回到中央部委。

但主席对苏联式的中央集权机制相当反感,为此计委主任李富春没少受主席的敲打。在1969年通过文革解决了领导层的问题和三五计划的三线建设解决了中国工业战略布局之后,主席再次启动了向地方分权的经济体制改革过程。

1969 年2 月,全国计划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会议学习了毛泽东关于经济建设的若干指示精神,其中强调在处理条块关系中要以“块块”为主 。此次会议下发财政、企业和物资管理体制三个文件,向地方下放权力。在财政管理体制方面,除中央直接管理的企业收入之外,其余下放到地方。除了中央直接管理的有关支出外,其余各项支出下放到地方。企业管理体制方面,中央各部门所属科研、设计单位和大专院校下放给地方,改建扩建工程应随生产下放,除了重点项目外的新建项目尽可能下放。物资管理体制方面,主要原材料和设备由中央统一分配,其余物资由地方管理,自行组织区间衔接,各主管部门协助

四五计划就是根据主席的地方分权思想制定的。

所以,北纬帖子中写的贵州与广西的计划外交易,其实就是70年代初“块块”经济兴起的典型特征,这是主席用来给苏联式中央集权控制的计划经济模式大掺的沙子,这种经济模式的主要特征就是,经济发展的责任主体是各级地方政府(省,市,县,公社,大队),是苏联式计划经济成分之外的另外一种经济成分,其需要的物资除了一部分由中央计划调配之外,其余的自己想办法搞定,所以当时形成了一个“块块”之间自发交易的物资交换市场。主席在1970年的一次谈话中赞扬了这种经济模式:

“就是两个积极性,中央的积极性和地方的积极性,就是要有这两个积极性! 让他自己去搞,中央不要包办,你自己去找嘛! 结果到处去找,每个公社去找,每个县去找,每个省去找,七找八找都找出来了,找出煤和石油了。所以统统抓在我手里不行啊,我管不了那么多啊! 要学你们美国的办法,分到五十个州去。

自此,中国的“块块”经济成分快速地发展起来了。

对比一下苏联的情况,其实苏联在50年代后期也意识到了斯大林模式的弊端,所以当时的赫鲁晓夫也主导了一场从中央向地方分权的改革,但这场改革在遇到初期的混乱之后,就停滞了。赫鲁晓夫之后的勃列日涅夫又重新走回了老路,重新以各种精致的手段加强中央集权的经济模式。

对于苏联而言,赫鲁晓夫之后的领导人放弃了沿着地方分权进行更为持久和坚定的改革方向,而从另一个相反的方向,即提高中央集权管理的精准化水平来克服经济效率低下的弊端。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赫鲁晓夫之后的苏联改革事实上在不断强化着中央高度集权的经济体制

从比较历史的角度看,尽管从20 世纪50 年代中国和苏联领导人都认识到了苏联式计划经济高度集权的弊端,而且都进行了体制层面的改革,但是只有毛泽东持续地将地方分权的改革推行下去,从而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中国计划经济体制

主席对于计划经济的改造导致了中国与苏联经济结构的重大差异,而这种差异对两国改革战略和改革绩效有重大的影响。

所以苏联与中国经济模式的的重大区别就是,在60-70年代,他们缺少一个毛泽东来继续推行地方分权的经济改革(其实还有发展农村社队企业),这导致了他们在八十年代末想搞市场化改革时,其经济成分几乎完全是中央集权控制的单一形式的经济体,不像中国,在80年代,由块块经济和从社队企业继承而来的乡镇企业提供了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而中国与苏联模式相同的中央集权部分的“条条”经济部分,对这部分的经济改革实际上和苏联一样,也失败了。

改开后八十年代的官方宣传其实体现了相当的自我矛盾和欺骗性(我相信这是小平同志有意的),即一方面极力鼓吹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并且继承和受益于毛泽东留下的“块块”经济和社队企业的经济成分的遗产(这个就不宣传了),另一方面把主席对传统苏联模式的改革和削弱宣传成主席不懂经济瞎胡来的证据,毛主席1956年就死了最好的说法甚嚣尘上,似乎没有毛主席的瞎搞,中国的经济发展会好很多。

实际上,如果没有毛主席的经济改革,中国的计划经济也许会更“成功”一些(以少奇同志为首的中央始终是强调集中的),但这个“成功”越成功,中国就越会是像苏联那样积重难返,成为一个不可改革的经济体,而邓小平就更可能成为地图头+叶利钦。

很多河友的认知也体现了这种自相矛盾,一方面他们盛赞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另一方面又认为前三十年的计划经济还可以做得更“成功”,因为中央集权计划经济之外的经济成分比中央集权计划“乱”。

更多的河友还在以左右的模式来看经济模式,似乎计划经济就是左,市场经济就是右,但实际上,左与右主要体现在生产资料所有权归属于谁,而并不是经济的管理和运作模式,从这点上说,小平同志说的话是对的,资本主义也可以有计划,社会主义也可以有市场。

相比于左与右,从经济模式的角度,用中央计划内经济和计划外经济来看待新中国的经济史更为客观和符合逻辑,中国的经济发展史实际上也充斥了计划内经济对计划外经济成分的打击和挤压,还有招安(如果体制外经济体发展得好的话,官方的说法是支持XX的发展并纳入体制内的管理)。主席一手推动中央集权经济(传统的计划经济)之外的经济成分的创建和发展,它包括地方的“块块”经济和农村社队企业的集体经济,主席对中央集权经济之外的经济一直是大力支持并寄予厚望的。小平同志实际上是继承了主席的这一思想和遗产(当然他不说,除了在他刚上台还要借助于主席的话来开道的时候),小平同志的贡献是将这些遗产制度化了,并进一步将所有制从地方国有和集体所有突破到私人所有。

我在这个帖子里也表述了类似的观点。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通宝推:崂山一道士,陈王奋起,初心,燕人,脚踏单车,桥上,心远地自偏,匿名:1
帖:4849799 复 4849168
家园 你说的实质上是体制内对体制外的招安

比如社队企业,的确六七十年代就在大力发展,却又长期处于计划外,生产销售怎么办没有具体规定,中央只提有条件的要纳入计划却又知道对广大无条件的这不太可能

按照计划经济的体制,纳入了计划就意味着要把企业的物质供应和产品销售也纳入计划,如果这样,就是计划经济体制外发展起来的经济成分又变成计划经济体制内的经济成分,那就失去了主席推动传统计划经济外经济成分发展的意义。

我认为主席对这一点也是反对的。

在1975年浙江省银行干部周长庚写给毛主席的那封著名的希望农村发展社队企业的信中,也写到了这一点:

1975年9月5日,永康县人民银行干部周长庚等写信给中共中央、毛泽东,反映当时浙江的一些领导对社(队)办企业态度暧昧,或不敢大胆支持和领导,或对办得好的社办企业进行转制,收归自己所辖的企业范围。

主席应该是支持周长庚的观点的,他让小平同志将此信转发给中央各领导,由此,全国掀起了社队企业发展的热潮,直到1978-1979年,主席已经逝世两年了,体制内才又发起了一轮限制和招安计划外经济体的攻势,这样的攻势(或称议论)其实一直持续到了八十年代。

帖:4849821 复 4849501
家园 没抓到重点

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最大的区别在于生产与分配的机制,到底是市场竞争,还是政府指令?

举个例子:一个针厂,所需的钢材,是政府指令,每年批给针厂,还是针厂自己到市场竞价购买所得?造出来的针,是按政府指令,用指定的价格出售给指定的买家,还是在市场上自由出售,价高者得?

如果北纬兄说的为真

79年才终于有文件规定计划外的社队企业有生产销售自主权

之前压根就没有政策允许企业自主生产销售,生产销售都不能自主,谈何市场经济?

楼下真离是拿不出什么文件证明合法地自主销售了,要不你帮忙找找?

帖:4849880 复 4849799
家园 我回复的是北纬的这句话

我回复的是北纬的这句话,你有什么问题?

那时存在市场经济因素也太正常不过了,因为中国的计划经济运行非常失败

帖:4849926 复 4849880
家园 正解

逻辑上没有问题,顺便一提雷昌萍光剩一身荣誉腿因糖尿病截肢,退休后还曾经卖过很久的咸菜摊,现住的房子是政府廉租房。

这一切都要拜九十九口棺材所致,富了一批阶级穷了几代工人 ,国企资产私有化进程中哀嚎一片,能让一个外来背矿打工戶逐步做大最后吞噬一方资源成为当地首富 ,这一切都是九十九口棺材开的口然后下面就好办事了,最后云南永远失去了云B牌照,苦了一方百姓。

同样的情况不止南方当年有工人的国企下岗比比皆是深远影响了往后的一代人,所以九十九口棺材呵呵呵呵。

补充一下 不得不结合的就是改开以及下岗,杀鸡取卵式下岗完全是改开派对资本的一次妥协,当年下岗搞不好是要出革命的那时候国家也难好在后面几年把下岗的人内退安置了大部分才和稀泥过去了。

曹的进程如果没有后来的远走美国大抵也是地方首富,跟改开上面点头地方黑着干有直接原因,根本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企业家 精神,去美国也很简单再不去在那个年代他要进去了,我从来不相信资本积累的原始过程里是美好的都是鬼话,只有被收割的韭菜那一次被收割的工人阶级 ,往后还有农民工阶级,社畜阶级的,未来还有拭目以待 麻烦问一句各位先富们带各位后富了吗?明显没有嘛人家走的是功德路线,我富了我捐了是因为功德,其实故事的最开始你我都是一样的,直到那是一个春天。

通宝推:真离,
帖:4850017 复 4849614
家园 也可能曹德旺一句假话都没说

话说不全,意思表达就不一样。

比如李嘉诚创业史,我们照着做,必然是走不通的。

帖:4850024 复 4849732
家园 哪里仅仅是他们几个!

双轨制之初,家家户户都让子女做生意,几乎所有的权贵家庭都挖到了第一桶金,是今天乃至未来中国社会一切丑恶的根源!这就是为什么Eddie必将遗臭万年的原因。

通宝推:真离,
帖:4850029 复 4849595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13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