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敝帚自珍)

主题:【讨论】反右运动前的国内外历史大背景简介 -- 夜如何其

共:💬51 🌺122 🌵1新 💬1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4
下页 末页
家园 历史

东汉末太学士,明末东林党,清末清流党,我一个稍懂历史的都能想起这些,老毛熟读历史,能不知道文人是啥货色?新生的政权如何能让他们就篡夺权力?再瞧瞧现在,全世界各国的文人有几个好货?真就是各种妖言惑众,造谣生事,蛊惑人心,全是天下熙熙,就是没见啥真为人民的。

反右的小气候和明清文字狱类似。也就是毛心慈手软,没痛下杀手。实际你瞧瞧张东荪那种人,就是该被处死的。

西方有说,忠诚的反对派。中国文人到底是忠诚的反对派还就是反贼,这真是个问题。我倾向,多数文人的想法就是哪怕中国成了殖民地,人民痛苦不堪,只要自己能骑在人民头上拉屎撒尿那中国就是好。即使中国强大,人民吃喝不愁读书识字了,但是不鸟他们了那中国就是坏。代表人物就是河殇那群人及刘晓波。

你再瞧瞧很多所谓民运的,一旦中国出了灾祸,都是幸灾乐祸的态度,从文字都能读出其眉飞色舞,所以我看这些人就是纯粹的反华。

************

偏题第一句,说是“知识分子”,但是实际上当年被反的右派及后来的河殇派及公知等等,其实没啥知识,我敢说,他们平均的对世界历史的了解不如西西河里的平均水平,西西河里很多还是学理工科的。

他们的逻辑能力那更是不行了。

*************

偏题第二句。东北地区仿佛是沈阳,哈尔滨爱出悍匪,长春爱出反贼。

沈阳是明朝就有的城市,就有汉人存在,后来清朝搞了柳条边,禁止汉人进入东北开垦,但是沈阳及辽宁中南部实际上一直还是有大量汉人的。这些人可算土著,对后来辽宁人口还是有很大影响。

吉林黑龙江土著就是各种鞑子了,基本没汉人。这也是后来沙俄很容易就吞并了乌苏里江以东,黑龙江以北地盘的原因,当时所谓的大城海参崴的人口不过两千人左右,很容易就被屠杀了。所以沙俄吞并西伯利亚,地盘是很大,但是每次碰到一个部落,能上千人就算大的,基本就是百十人而已,800哥萨克已经是碾压性的存在。

*************

偏题第三句。欧洲人横行天下这几百年,从人种角度看,就是屠杀黄人,英法西葡在美洲,俄罗斯人在西伯利亚。

家园 这种称为书生更合适吧

会读书,会写字,也可称之为文人。

其实还是传统思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和改开初期流行的什么知识分子的待遇体现出社会的良心的说法一样,其实都是想搞特权,象印度一样搞种姓制。

家园 那你是在说知识分子痛骂知识分子是臭老九知识越多越反动了?

一开始主席很英明,张青山这样的,都杀掉了。让群众监督,提提意见吧。

过后不久,主席就陷入了迷茫。当时回忆录说,有人反对这么干。

主席面对完全相反的两种汇报,不知道谁说的对。

再其后,主席做出决断。

然后痛骂知识分子。

就是后来广为人知的:

臭老九!

知识越多越反动。

卑贱者更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这些言论,有广泛的共鸣。

回思反右,一般都是说扩大化不对。

了解反右的历史背景,才能理解为什么土共为什么,就是无法收服知识分子。

没有真正理解知识分子的本质.

不是说高学历就是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是类似先知和哲学家的存在。

换个大白话:我们就是瞧不起你们这些普通人。

(备注:主席说的挺对的,在北大的时候,就听过这话了。)

他们往往以怀疑和批判的眼光思考问题,其想法看法与社会现实有距离,对现实有所保留,批判社会是他们的性格。

不管谁当统治者。

知识分子对社会最大的贡献是保持异议。

这个有大一统思想传统的中国,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中国,本身就是令人厌恶的,上上下下都不喜欢。

历史
家园 老哥,你说的有部分非常有道理。

建国后,是存在权力争夺的问题。

但是土工是以三千万人头的牺牲,夺取的政权,哪里会怕这个?

抬高对手盘了。

真害怕和忧虑是接班人问题。

开国元勋们有意无意,这是人之常情。

但也只有主席和总理能感叹:“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主席有干部子弟就是XXXXXX,总理有八旗子弟之语。

接班人问题集中爆发于教育问题上。

各级老革命的子弟面临竞争,不得不发出“龙生龙”的血统论.要求改变选拔方式。

他们竞争对手出身又是这样的。混在一起了。

---------------

主席伟大,“为人民服务”。真是个紧箍咒啊。

远胜“俺蒙你 把你哄”。

----------------

你后面部分,我觉得没必要。

中国是个内敛性的国家,扩张期边界能看得见。未来比较好预测。

武库充盈,够用的了。

动员民族情绪,叠加巴夫,增益无必要,减益更没必要了。

家园 有能力敢反抗的才是真刺头,其次是有骨气的哪怕有反革命骨气的

笨狼2006对反右基本认识到现在一直没变

“最后一段没必要.

有部分人愿意当刺头,其他人也能活得松快一点.”

有能力敢反抗的才是真刺头,其次是有骨气的哪怕有反革命骨气的,类似右派中的极右,不过我相信被毁灭的绝不仅仅限于夹边沟农场

““不是说高学历就是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是类似先知和哲学家的存在。

换个大白话:我们就是瞧不起你们这些普通人。

(备注:主席说的挺对的,在北大的时候,就听过这话了。)

他们往往以怀疑和批判的眼光思考问题,其想法看法与社会现实有距离,对现实有所保留,批判社会是他们的性格。

不管谁当统治者。

知识分子对社会最大的贡献是保持异议。””

真正人才对自己专长领域水平不如自己的都是不驯服的,顶多表面服从,问题是右派或所谓知识分子政治领域绝大多数就是滥竽充数的废物

55万多右派绝大多数充其量是浪费资源(浪费反革命资源也算)的王明之流傻乎乎的追随者

那时候要是盯着革命胜利换老婆的老革命群体,社会主义立场再积极一点,没什么说得过去的小辫,搞好了可能还左右逢源

家园 可怕的是双方都有知识

互斗,都斗的头破血流,事后都写小作文骂共党,反正自己是白莲花。小仙女的精神导师。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4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